5200小说

首页 木神录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木神录 > 第2章 晚宴

第2章 晚宴

        看了一眼此时柯世禄的表情,柯雨也是收拾了一下心情,穿好衣裳下了床,随着柯世禄出了房门。

        他们一路到了院子,此时院子的石凳上坐着一位中年女子,颇有气质,看上去是在等待什么人一般。正是柯雨的娘亲,上官怜。

        “娘亲。”柯雨叫道。

        “走吧。”上官怜轻声道。

        此时的上官怜周身没有任何的行气波动,任何人都想不到曾经她也是一位修炼之人,甚至在修为上还要超过其夫君的强者......

        在柯雨的记忆中,仿佛是一朝之间,他的娘亲就失去了所有修为,变成一介凡人......

        但上官怜的行脉确实完好无损,想必当时只是被废弃了修为而没有伤其根源。但她到现在也没有再次修炼的意思。也许是因为有柯世禄的保护,也许是因为柯雨,又也许是因为其他......

        柯雨总是有点看不透他自己的娘亲。

        家主与各大长老之间住的也是颇近,其中又属大长老家最近。不出半柱香的功夫,柯雨一行人便是到达了大长老柯自危的家中。

        身为长老,其家里也是尤为宽敞与奢华,但与柯世禄家里比还是差了些档次。

        毕竟人家是家主。

        但未来的家主还不一定是谁呢......难道就一点是柯雨这个不能修行的废物吗?这一切应该很快就都会迎来改变......

        “家主百忙之中前来寒舍赴宴,老夫不胜感激。”

        一道嘶哑而又有点尖锐的声音响起。柯雨抬头看向了前方的黄袍男子,正是柯家大长老,柯自危。在年龄上甚至还要比柯世禄要大上几载。

        柯世禄却是摆了摆手,径直走进了房中。上官怜与柯雨两人见状,也是急忙跟上。

        柯自危看着柯世禄一行人走进,眼中掠过一抹异色,随即又是挤出了一道微笑,向三位介绍道:“家主,犬子一直敬仰于您的威名,也是想在这晚宴上见过您。”

        柯自危随即袖袍一挥,一位管家便是带着一名十四五岁的男孩走了出来。男孩双眉如剑,身高与柯雨相仿,立马俯首道:“柯锦见过柯家主。”

        柯世禄也只是淡淡扫了一眼柯锦,随即点点头,示意其起身,也是带着柯雨和上官怜入了座。

        柯自危见状,也是说不得什么,只是眼中异色更甚,也是带着柯锦入了座。

        空气都是在安静中尴尬了好几息,最终还是柯自危先开口道:“家主,再有一月可就是一年一度的柯家大会了......”

        “大长老,我印象中的你可不是如这般姿态,扭扭捏捏。有事就直说,本家主我可还有少家主的一些要事要办。”柯自危的话直接被柯世禄打断。柯世禄也是硬气,在说这句话时脸色一变不变。

        毕竟他在很久前就察觉到了柯自危的异心,在这晚宴上也必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呵......家主这口中的要事,莫不是急着回家给少家主辅导清木心法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柯自危收敛了笑容,道。

        柯世禄眉头一紧,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柯自危这一手接的当是非常巧妙。若是柯世禄承认了,他就可以顺延下接下来的措辞;柯世禄否认了,那可就是在自欺欺人了。

        “我们这位少家主长得倒是俊俏的很,可惜就是没有修行的命,要不然怎么会去学习心法这种旁门小道呢......”

        “你!”柯世禄终于是忍不住,冷喝出声。

        柯自危见状,倒是淡笑了起来。他从座位上缓缓站起,道:“柯世禄啊,不是我说,虽说我们柯家家主是世代单传,,但如今的情况可不容许我们这么做了……你看看我们这位少家主,你是想我们柯家未来没落在他的手里吗?”

        “你敢直呼本家主名字!”柯世禄听到这里也是面露愠色,柯自危此次的目的已经说得很明确了,就是想要柯家家主易主。

        “所以下个月的大会上,我想这件事可以同其他三位长老好好商量一下了……”

        柯家共有四位长老,大长老柯自危,二长老柯自成,三长老柯自卓,四长老柯自明。

        而这四位长老之中,二长老和三长老是站在柯世禄的这一边,与大长老四长老一方形成对峙,因为双方实力相当,这也是柯自危一直没有得手的原因。

        “哼,那倒要看剩下来几位长老同不同意了。”

        “是么……哦,家主,其实这场晚宴还有几位客人我没有请出来呢……”

        柯世禄一行人几乎是同时抬头,看向前面的房门,只见房门之中先行踱步出一位黄袍男子,身形相较于柯自危更为瘦削,随即笑眯眯地向柯世禄拱手道:“家主。”

        正是柯家四长老,柯自明。

        柯世禄则是淡淡扫了他一眼便是转移了目光,显然他也是对柯自明的出现抱有心理准备。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第二道从房门中走出的身影,确实几乎和柯雨惊呼出声:“二长老!”

        “家主。”同样是一身黄袍的二长老柯自成拱手道,面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柯雨和柯世禄的心中几乎是同时一凝:二长老难道不是他们的阵营吗?

        想到这里,两人心中都有着一丝不好的预感。

        “二长老在此处现身,可真是有点让人意外呢。”一道轻灵的声音响起,正是一直都未出声的上官怜。

        她的美眸转过,瞟了柯自成一眼,虽然没有任何的行气波动,但却是让得柯自成全身一寒。

        柯自成调整了数次自身的呼吸,终是叹了一口气,道:“家主,家主夫人,大长老的话也是有着些许道理……如今少家主的身体状况,确实是我们柯家所有人的一件心事。”

        二长老柯自成倒是圆滑,三言两语就把柯雨的现状归于柯家上下的心事,很好的藏下了言辞中的另一层意思。

        “二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大长老他给了你什么?”柯世禄确实没有正面回应,直接质问道。

        “家主,您这话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可就听不懂了……我能给二长老他些什么呢?”柯自危笑道。

        “家主,您可要认真听取二长老的一番心思。”柯自明也是在一旁道。

        “你们俩闭嘴!”在柯世禄还是现任家主的震慑下,柯自危与柯自明也是不约而同地收了声,把目光投向一旁的柯自成。

        “大长老言之有理,这也是我柯家上下大多数人心所向……”柯自成面无表情的说道。

        柯雨眉毛微蹙,现在任谁也能听出二长老阵营的转变了。

        “二长老,你跟随我多年,我柯世禄无数次在你困难之时也是给予你帮助,你今天这所作所为,意下何为?”柯世禄语调明显高了几分,“更何况你还有一个最好的儿子,你对这一切难道都不满足吗?”

        柯世禄口中柯自成的儿子,名为柯图,是柯家这年轻一辈的骄子,柯家大榜连续两年的榜首。修为是小行境七级,稍逊于柯自危之子柯锦,却是有着极其凶悍的越级挑战能力。不仅是二长老柯自成的骄傲,更是柯家的骄傲。

        当然柯世禄并不会表露出来,别人家孩子的光环,无疑只会加深他对自己儿子柯雨无法修行的悲痛……

        “家主,眼下老夫觉得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二长老不必多言了。”上官怜先于柯世禄一步道,“若是这场晚宴大长老只是为了让我们看这些,那么我们也就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夫君,雨儿,我们走。”上官怜的目光始终没有向柯自危扫去一眼,却是瞥了后方的柯锦一眼,有着一丝疑惑之色流露出来。

        柯自危也是笑着送走了柯世禄一行人,只是笑容中透露出颇多诡异。柯自成却是叹息一声,正要离去。

        “二长老,你就是心太善了。老夫劝过你多少次,柯世禄没有前途,你看看他那个废物儿子。”

        “现在有了你和四长老的支持,想来下个月的柯家大会上,也该发生点事了……”

        “我柯家,沉寂太久了……”

        “另外,若是今年图儿再次打败我们家锦儿的话,那么按照规定,图儿就能进入一次我柯家秘地。那地方,想来好东西可是不少呢……”

        二长老柯自成听到这里,也是汇聚起了了几分精神。

        柯家秘地传闻是柯家先祖留下的一方风水宝地,规定只有年轻一辈的人可以入内探索。规定只有每一代持有秘地令的少家主和连续三年柯家大会上的榜首能够参加。秘地令在七年前神秘丢失,柯雨也就失去了进入的机会。后者难度极大,柯家几代下来除了柯世禄一脉,也只有柯图这般骄子按理有机会成为后者。

        因此柯家秘地已经有好几载没有开启了。

        只要在这次的柯家大会上再次夺魁,柯图就能获得进入秘地的资格,寻求暗藏其中的机遇,甚至是柯家长老都会眼馋的机遇。

        二长老又终是叹了一口气,瞥了后方的柯锦一眼,有着一丝无奈之色流露出来,然后淡淡地从口中吐出两个字:

        “五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