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木神录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木神录 > 第225章 尾声

第225章 尾声

        “晓晓……晓晓……你醒过来啊……”

        良久过去了但柯雨依旧是趴在钰晓晓的身边,不住地哭泣着。

        这是一位少年第一次经历朋友的离去。而后,其也是四顾自己的亲人,只是感到茫茫。毕竟,他们皆是会走到这一步,而届时,自己所承受的苦痛又将有多少?

        但可惜的是,这一点又恰恰无可避免。

        “小时候,听爹说,当你修炼到一定程度时,便是可以飞升至天上,成为仙人。而仙人便是有着长生不老之身,起死回生之术……有生之年,我一定要达到那个传说中的境界……即便,再难……”

        而柯雨的泪水也是在这一刻定格了,悲痛的力量又是被其化为对力量的无限渴望。

        因为,今天的这一幕,他再不想见到。

        他想要保护自己保护的人,自己亲近的人,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弱小无力。

        而此刻的小明,也是飘在柯雨的身边,与他保持了一段距离。她的神色也不是太好,在听到柯雨这番自语的话之后,也是微微偏过了身去。

        但柯雨却是猛然想起了些什么,就是对着小明有气无力,但坚毅地道:“小明,小明……你有办法的,你有办法救活她的,对不对?”

        而小明看自己的躲避也是无济于事,此刻也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旋即道:“柯雨,不是我不想,是因为我自身的实力也不够啊……起死回生,那是‘灵仙境’才具备的能力……所以,我也是爱莫能助。抱歉……”

        而柯雨闻言,虽说他是听不懂小明话语中的“灵仙境”究竟是什么层次,但还是将其最后一丝希望的火苗掐灭了。他渐渐冷静下来,似乎也是觉得刚刚自己的举动有些唐突。

        他也是知道,小明的每次出手,且这次自己还是此等要求,那必然会牵扯进一些自己能力还远远不及的人或事。看来,还是需要自己慢慢去接受,用时间来沉淀。

        但,眼前风波尚未过去,结局的走向究竟如何,还是不知。这里,只是确保了真相之镜不会落到魏芯子手中。那么,看来这场闹剧也快接近尾声了。

        而钰龍也是在此时走近,他刚刚前往召回了伊战大将军和他来此,留下那些皇室的军队来平息双方的周旋。而当他们看到地上坐着那略微失神,眼眶微红的柯雨,以及有些异样的钰晓晓,也是赶忙跑了过去。

        “柯雨小友,晓晓她……怎么样?”

        而钰龍也是赶忙来到此处,伊战紧随其后。伊佐和伊佑对视了一眼,还是决定暂时不去凑热闹。而待得他们看到面前这番场景之后,伊战也是率先惊呼道:“晓晓公主,她……”

        “钰龍大帝,是我……我没能拦下她,也没能及时发现晓晓的异样……”柯雨也是在此时有气无力地道。钰龍闻言,虽说先前已是有些猜想,但最终还是一口气血涌上,险些昏倒过去。

        “柯雨……小友……你是说,晓晓她……”钰龍也是在接下来颤声道。

        而柯雨的目光也是望向一旁地上的地芯剑,那剑刃上还是有着淡淡的血迹。而其身躯也是无力地扑倒在地面。一国之主,竟是在此时变成了这副模样。

        “晓晓,晓晓……”钰龍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住地喃喃着。

        “大帝,您节哀……”而伊战此时也是苦涩地道,显然他对这位以往皇室里的小公主也是相当喜欢。发生了这等变故,这位大将军的心里相信也极不好受。

        但钰龍毕竟是一国之主,他很快也是站了起来,平稳住了身形,便是向着远处疾步掠去,旋即威严且带着怒意的声音也是远远传向魏芯子等人的方向:“魏芯子,你这次……未免太过分一点了吧!晓晓她,都已经被你害得……”

        “晓晓?”而魏芯子此时听得钰龍语气不对,也是反问道,“晓晓她怎么了?得手了吗?”

        而钰龍也是怒极反笑,他摇了摇头,道:“呵呵……你居然连现在都还在想着这一些……朕为大帝之身,原应号令天下百姓之安定,共同进步,但到头来却是连自己的家事都管不好……”

        “我就告诉你吧!魏芯子,你……朕的女儿,晓晓,被你害死了!”

        “什么!?”

        而魏芯子的语气也终是在此时发生了些许变化,她不住地喃喃道:“晓晓……她死了?不可能……柯雨不可能杀了她……我也不可能害了她……不可能,不可能……”

        “这一切都够了!魏芯子,带着你的那帮人,给朕走!”而钰龍也是在接下来怒不可遏地道。而在他这般充满帝威的声音的震慑之下,魏芯子那边的人马竟也是停滞了一瞬,而一直陷入僵局的战势也终是在此时分出了个结果。

        “噗!”

        寒渡居士易水寒一口鲜血喷出。只见得他左手持着易恨水的沧澜枪,右手持着易止水的江澜枪。想当初,他的两名徒弟的兵器都是由自己一手打造,现在使起来自然也算是得心应手。不过,此刻的易水寒仿佛是遭受重击,而后方的易止水易恨水二人,更是早已是失去了战斗力,一人叠着另一人,不住地喘着气。

        而反观另一面,青莹二人的状态虽说不是太好,但也总强于易水寒三人。她们手中的天萤剑此时也是在日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散发着无边凌厉的气息,倒不愧为钰木神宫三大蓝色上品宝剑。

        “止水,恨水,先走!今日,老夫蹚错了这道浑水。你们俩这些年来,也是毫无进步!”易水寒终是在此时气呼呼地骂道。

        而青莹二人对视一眼,再看了一眼柯雨和钰龍那边的状况,也是各自点了点头,放下了追赶的念头。毕竟此处还是有许多麻烦,或许需要她们俩的进一步帮助。而真是要将易水寒三人拿下的话,于情于理,于自身来讲,都还不值得。

        “易水寒老头,还有你们两个。今日之事,我青卉仙居可不会这么容易翻过。来日,必上水生门再度领教!”

        而易水寒与两大护法也是早已离去,听闻此言,更是忍不住背后发凉。

        因为,不管说什么,若是钰木神宫今天也栽了的话,那自己还就真没什么资本再去与青卉仙居作斗争了。

        即便他们还是有着易水寒这一太上门主,老妖怪般的存在。

        片刻后,梓邬城中,柯家外,便是再无一点水生门的痕迹,包括那些弟子,也是走得一干二净。

        ……

        “小凉,柯家主说,不要伤他们性命,而且他们也是没有战

        (本章未完,请翻页)

        斗力了。”

        而闻言,凉辞也是对着穆家主点了点头,这才收起自己手上的火焰。但火光枪影映照在神宫各神子和弟子的手中,却是依旧难以抹去,还是心有余悸。因为,就在刚刚,这位钰木帝国的火行少年就是用着这一手玩火技术,给他们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这一大批钰木帝国的人马之中,尤其是几位神子,还是惊疑不定地看着凉辞。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他为什么会这么强。

        而柯世禄和邬空亭显然也是消耗最大,此时正不住地喘着气,也是纷纷将奇艺的目光投向凉辞。因为他们也是感受到了,这位少年的战斗力,足以让的他这一战的光环,盖过大行境八级的穆家主穆长虹。

        而凉辞接下来便也是拍了拍手,对着前方若无其事地道:“现在你们还不能滚,留着听接下来的安排。只是……我也想奉劝你们一声,下次做事站队,可要动过脑子。”

        冰冷的话语和凉辞和煦的笑容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但却是尤其让这一批奉命赶来掺和的神宫弟子愈发印象深刻。

        ……

        现在,就只剩下万藤囚牢之中的四人了。

        而此时,上官怜也终是撤开了她对魏芯子四人的控制。只见得那万藤囚牢上方的藤蔓皆是耷拉在地上,旋即很快就是和大地融为一体。而此时的四人也已成不了什么气候,宁登、钰紫道和钰紫乾皆是没有醒来,魏芯子也是苦苦支撑到现在,苍白的面庞终是让得她收敛起了所有的傲气。

        魏芯子摸了摸周围的泥土,也是察觉到了豁然开朗起来的视野,而其随即也是扫了一眼水生门和神宫弟子那两处的战场,也是有些失神地道:“都失败了……怎么会,我怎会失败……”

        而上官怜也是冷眼盯着她,她捂着自己的胸口,显然对付这四位地行境高手对她来说也不算什么轻松的事,所幸是挺过来了。而后也是开口道:“魏芯子,你今天很不幸,好像失算了。”

        而魏芯子闻言,性情似也是在一瞬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她托着自己此刻略有些沉重的身躯,也是奔向钰晓晓的方向,却是跌倒在了钰龍的足前,也是不住地喃喃道:“我输了,我要去见晓晓……但她不是我害得,她也没有死……我要见晓晓……”

        “魏芯子,够了!”

        而钰龍也是在此时怒道,右手也是应声高高抬起。以她现在的状态,绝然抵挡不住钰龍的一击。只是念及多年夫妻情谊,钰龍这一掌还是没能落下来。

        而上官怜在短暂回复了片刻之后,也是缓缓出声,轻灵的声音如仙音一般,仿佛是洞穿了每个人的心灵,尤其是精准地落在了魏芯子的耳中:

        “魏芯子,今天这般结局,是你一手所致。若不是因为你的贪婪和莫名的嫉妒,还不致走到这一步。”

        “我在先前并不认识你,也很好奇你对我莫名的妒意。但这种情绪与对力量无条件的奢望,终是让你酿成大错。”

        “天行境又如何,天王,太王境又是如何,只不过会让你更加暴涨自己的野心罢了。”

        “所以……你走吧。好好想想这一些,再想想怎么面对逝去的晓晓,以及……明天的自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