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木神录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木神录 > 第281章 末路(三)

第281章 末路(三)

        凉辞给了上官怜一个意外的答案,但却与她先前的某些猜测不谋而合。

        而后,上官怜沉默了。片刻之后,她才是问道:“那你的爹爹……”

        “我爹叫凉拙睿,是碧木帝国的一个小商人。不过我和他小时候就分开了,到现在大概也有十年没见面了吧。”而凉辞也是没有隐瞒,便是这样回答道,而后又是加了一句,“不过……我爹在我小时候还是很疼我的。但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就刻意地远离我,仿佛怕给我带来什么厄运似的。但我记得当时看向他的眼神,他应该还是关心我的。”

        “所以……怎么说呢,虽然我爹娘都在,但一个无声无息地离开了,一个则从没有来找过我。呵呵,我虽然不是个孤儿,但这样的生活也是过得习惯了。”

        “那……你怪他们吗?”上官怜突然眸光一亮,问道。

        “这不是他们的错吧,或许他们也是被迫的,有难言之隐也说不定。更何况我还有小畔陪着呢,也是遇到了柯雨和这么多朋友……自然不会孤单。”而凉辞此刻也是发自内心地道。他清秀的面庞上终是挂上了由衷的笑容,看来这家伙还是挺乐观向上的。

        “聚散总有时。”而上官怜旋即也是缓缓低下头,这般轻声说了一句。

        “上官阿姨,你说什么?”而凉辞也是问道,他刚才并未听清楚。

        “我们不会有事的,我们有着柯雨那位朋友的帮助,你娘同样是留有后手。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全力面对接下来的战斗。但记住,在末路之时独善其身是唯一无奈的选择。”而上官怜也是抬起头来,这般神色凝重地说道。她很少说这么一大段话。

        “好的……我知道了。”而凉辞也是点了点头,而后也是开始思索,她的娘亲给自己留下过什么后手不成?为什么上官怜是能知晓,或者说是感受到?

        “我能感受得到。”而上官怜仿佛也是看穿了他内心所想,旋即缓缓开口道,“而且……我相信,我和你的娘亲,或许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凉辞挠了挠头,已是搞不清楚,“难道……不是木野洲?”

        “甚至不是这颗‘星’。”但上官怜的话语显然更为惊人。她虽然被夺舍了一部分的灵魂和情感,但还是隐约对过去和自己的出身有着些记忆。她望向窗外,也是道,“那是一个很远的地方……”

        凉辞同样望去。而正当二人看得出神之时,冯畔却是突然笑嘻嘻地开口道:“上官阿姨在说什么呀,大不了下次就介绍我娘亲给你认识认识呗。”

        而凉辞反应过来,又是捏了捏她的小耳朵。而上官怜也是点点头道:“我也很想与她见上一见。”

        闻言,凉辞也是笑着点头道:“上官阿姨,这不成问题,未来有机会一定。只是现在连我都不知道我娘亲她人在何处……”

        “无妨。”而上官怜也是摆了摆手,旋即再度看向冯畔,问向凉辞道,“凉辞,为什么冯畔没有修行?我看她的天赋不会低于你,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苗子。”

        “这个……是小畔没有这方面的兴趣。而且我时刻陪伴在她身边,也不担心一般人会欺负她。因此现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行脉还是未开呢。”而凉辞也是这般回答道,而后摸了摸冯畔的头。

        但闻言,冯畔却是从凉辞的手掌下挣脱了出来,旋即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道:“哥,你也不见得一直在我身边啊。其实劳资只要稍微学习一下,就能变得很强的。你们看哪!”

        而后,冯畔的周身居然也是有着丝丝极淡的行气散发出来,但观其威力,恐怕才是达到了小行境一级的层次。而凉辞也是一脸惊讶地看向冯畔,旋即问道:“等等等等……小畔,你是什么时候开脉修炼的?”

        “好像就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有这种感觉了。”而冯畔也是笑嘻嘻地道,然后坐回了凉辞的旁边。而凉辞也是叹了口气,嘱咐她以后不要妄图用这种力量和别人对打。但毕竟行脉已开,他也是没办法挽回了。

        这件事好像就这么过去了,但上官怜的眉头却是越皱越深。她能隐约感觉到,青卉仙居已是被一个行气力场在无形之中被影响到了。不然没有旁人的指导,冯畔又怎会突然有了行力?

        而也就在这时,柯雨的手指不可察觉地动弹了一下。而凉辞也是惊喜地发现了这一幕。最后,上官怜也暂时管不上其它,便是将刚刚门外的众人叫入。因为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母亲,既然柯雨是有了动静,那么唤醒他自然就成了当务之急。

        柯世禄等人皆是入内观察,甚至连花  芯长老等人也是赶到。但柯雨在接下来仿佛又是恢复了刚刚的沉寂一般,再无动静,让所有人好不失望。

        ……

        青卉仙居之外,青柒郡某处一处悬浮的龙椅王座之上,一道身影悄然漂浮而坐。他的身边,此刻一共围绕着六位巨头。他们的实力皆是在天行境以上,又以其中一位衣着与王座上那道人影相仿者尤为深不可测。

        他们分别是:绝戮剑宗双剑客之一花断情,红堂大长老马卿正,银叶堂堂主银华,黄金桥的金合保、金合欢,以及赤木神府的赤木神君——赤重山!

        王座上的人影缓缓抬起头来,光是不经意间的一瞥就是让得众人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这不是木野洲上的第一强者赤木帝国冯天赫大帝,还能是何人?

        他真的亲自来到钰木帝国了,这个被赤木帝国国民都视为不毛之地的地方!

        “参见大帝!”

        而花断情几位发现了冯天赫的动作后,也是纷纷行礼,而冯天赫没有多言,也是抬手示意免礼。到了他这个层次,已是很少能表现出什么神色上的失态。但下一刻,他感受到数百里外那传来的一丝极其细微、甚至可以忽略的行气波动之后,他的眸光却是剧烈颤了颤。这让得了解大帝的金合保众人都是吃了一惊。因为他们从冯天赫的神色之中,察觉到了震惊……狂喜……意外……遗憾……自责……还有,浓烈的恨意!

        如此多的情感交织在一起,不得不让他们感到好奇。他们也曾试图出手探测,但这道小行境一级的波动一闪而逝,根本没有办法捕捉到,也只能静待吩咐。

        果然,下一刻,冯天赫大帝缓缓站起身来,也是宣布道:“朕已经锁定了凉辞的方位,就在青卉仙居之中。任务很简单,只需要抓住他,占领青柒郡,这方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土地就会不攻自破,钰木帝国的主权转移不成问题。”

        而闻言,赤木帝国在场的众强者也是知道了行动即将开始,也是纷纷应下道:“是!”而后四散准备,整顿各自的人马,准备出发。短短的一炷香过后,此地也是只留下大帝和赤木神君二人。

        “大帝……你刚刚,可是察觉到了她  的波动?”赤木神君赤重山沉默了片刻,而后也是开口问道。

        “准确来说,是她母女俩。”而冯天赫也是叹了口气,道。他的语气都是柔和了许多,但后来又是变得纠结而又强硬,“朕知道我永远不会怪她,但这让我错付了那个无辜的孩子多少年……所以,现在这兄妹俩,让我看到后又爱又恨!如今终是寻到了他们的踪迹,自然是要做个了断。”

        赤木神君是赤木神府的府主,知晓的东西显然也不少。而后他也是继续开口说道:“其实……这不该吧。大帝,我知道你一向的心愿都是能够找回帝后。但若是真逼到了绝路,她还是不现身的话……”

        “朕早已麻木了,也对这片曾经的土地失望了……”而冯天赫却是这般默然地道,“在没了牵挂之后,朕知道自己最需要的东西便是力量。或许,当年就是因为朕追赶不上她的脚步,她才离我而去。朕愿用众生的失败和鲜血,来铺垫这一条最终相见的路!”

        “大帝!”而赤重山也是在接下来摇摇头道,“不,您一直很强,是这片大陆上最强的人。你大可不必如此,或许当初帝后……是真的有自己的苦衷的!”

        “行了。”而冯天赫随后也是面露疲色地道。他转过身去,挥了挥手,道,“朕现在不想说太多了,你也去准备准备吧。”

        “青卉仙居,真是一个令我感到莫名熟悉的地方啊,这到底是为什么……”

        “漫漫修行无止休,太王仙路还为伊……难道,这就是我命中的劫数吗?”

        这般说着,赤重山望着冯天赫虽那龙椅王座一同消失在原地,也是默然。片刻后,他也终是离开了此地。

        ……

        柯雨全身上下的细胞仿佛都陷入了一种深层次的沉眠。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身在何方,仿佛也是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他的面前,还是一片黑暗。

        “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东西,我该怎么才能出去?”

        而此刻,他的意识显然是苏醒了,但体内淤积的力量却是让他感到非常难受。柯雨知道自己的感官还未完全恢复,此刻醒来也会痛苦不堪,并且伴随着无数的后遗症。他只能慢慢来。而第一步,就是撕开眼前的光幕。

        只是,这片黑暗之幕实在是太多了,他根本不能全部突破。柯雨感受到了身边之人的焦急,也是知晓大敌正在临近。他知道这一关就算是小明也帮不了他。可如此宝贵的时间,真是要白白浪费在了这里吗?

        他到底怎样才能醒来?

        柯雨咬着牙,他思索着,手上的动作亦不停。很快,那股力量便是化作一股神秘的感觉于他体内散发荡漾开来,流淌至了四肢百骸之中。

        而柯雨也是有着种感觉,这一关若是挺不过,那他或许就是真的永远无法醒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