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木神录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木神录 > 第32章 变故(中)

第32章 变故(中)

        柯雨短短的一句话,却是让所有人都震惊了!没有想到柯雨会承认这么快!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坐在地上的穆瑶还是没有缓过来,只是将头偏向柯雨,拉着他的衣角,小声道:“柯雨哥哥……”

        柯雨却是摆了摆手,面不改色地继续道:“但是,我能够保证,我绝对不是杀害罗岭的凶手。”

        柯雨直视罗穿云,边走边讲:“我不管你们接下来要说什么,我只说三点。第一,你罗家今日清晨出门之人只是看到了我与穆瑶走过罗家附近,凭什么就此判断我潜入过罗家?那么接下来的画面呢?”

        “第二,我到底有什么动机要去杀罗岭。我和他既不是太熟悉,这几年我残废之后也是没有太多交集,更没有什么过节吧?”

        柯雨倒是直接把自己前几年残废的事实当众说了出来,倒是有些人佩服他的勇气了。

        “第三……”

        “我记得你手里的这条手链,是去年罗岭生日,穆瑶送给他的吧?”

        罗岭喜欢穆瑶,这在梓邬城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只是穆瑶一直喜欢赖着柯雨罢了。若是罗岭的天赋能再高一点,那他俩也算是蛮般配的一对。

        罗穿云听闻此言,瞳孔骤然一缩,旋即道:“此话当真?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也有啊。只是款式不一样而已。”柯雨淡淡地道。

        “确有此事?”罗穿云问向一旁的罗屿。

        “哥哥去年生日的确收到过穆瑶妹妹的一条手链。不过以哥哥的性格,一定会把这条手链藏得很好的!一定不会让人找出来的!”罗屿肯定地道。

        “害。”柯雨无所谓地走上前,缓缓地道,“这么麻烦干嘛。直接找穆瑶问一下这条手链是不是她去年送的那条就完事儿了。”

        邬成鸾点点头,表示肯定。他待得柯雨拉起坐在地上的穆瑶之后,才问道:“穆瑶,这条手链,可否是你去年所赠予罗岭?”

        “我……我……”穆瑶回答得十分紧张,甚至一时都是有点口吃,最后几乎都要是哭出来,才道,“我不记得了!”

        柯雨:“@#¥%&*...!!??”

        此时柯雨的头上满是黑线。他一拍额头,心想着:这下难搞了!

        同时心里咆哮着:穆瑶!你就算忘了也不用说出来吧!你就只需要点头应下说嗯就可以了啊!你这是在坑你柯雨哥哥我啊!

        罗屿听闻此言,双目中怒意更甚。他直接是接过话,直对着柯雨说了下去:“柯雨!你还要骗说是什么这是穆瑶送给我哥哥的手链!我哥哥一直以来都是把他最珍贵的东西好好保存起来,从不会让任何人找到的!”

        邬成鸾依旧肃然站于台上,但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此时他的眼神似是不经意间掠过了柯世禄与柯雨一眼,眼中有着一抹异色一瞬而逝。

        “柯雨。”邬成鸾开口,“我想让你说说,今天早上你干了些什么。”

        “我看这就没必要了吧,邬城主。”此时一道同样浑厚的声音,顿时引得所有人看去。

        是柯世禄。

        “你也是看着我儿柯雨长大的,还记得从小你就给予他的那四个字的评价吗?”

        “从不惹事。”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柯雨不会去做也没有必要去做这种事。”

        “柯家主。”邬成鸾却是打断了他的话,“请注意你的言辞。若是没有依

        (本章未完,请翻页)

        据,你所做的一切都是苍白无力的解释。”

        “那罗家呢?就凭他一家之言,加上一条手链,这就比我有说服力了?”柯世禄淡笑一声道。

        柯雨在此时显然是插不上什么话,却是接到了来自上官怜的一条传音。

        “你爹与城主从小便是竞争对手,你爹则是从小压过他一头。直到前几年的一件事,你爹修为进展变得缓慢,而邬成鸾借机完成反超,顺势拿下了城主之位。故二人凡是见面,便是针尖对麦芒。”

        “邬成鸾与罗穿云素来交好,后者一直认前者为大哥般的存在。因此我觉得这邬成鸾极有可能是不明事理,但由于立场问题,才这样给我们泼脏水……”

        柯雨恍然。

        “另外……我感受到罗屿身上的煞气很重……这场意外,可能并不简单……背后所涉及的实力会比你想象的庞大……”

        “这应该是罗家蓄意的一场隐瞒,但也有可能是假戏真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毁了你!!”

        柯雨有些吃惊。因为,上官怜的这段话,竟是和小明所说有些相仿!

        这俩女的话都如出一辙,那说明什么?

        柯雨悄悄看向罗屿,看到此时的后者还是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嘴角却是勾起一个残忍,而又难以察觉的弧度……

        “这罗屿……”柯雨心情复杂,又是看向罗穿云,后者修为虽然高,但是此时心神没有什么防备。于是柯雨当即便是催动了清木心法。

        “诶?”片刻后,柯雨惊疑出声,自言自语道,“这罗家家主,到底知道这事情是什么个情况吗?”

        ……

        “二位别吵了!先冷静下来分析一下吧!”此时,一道苦口婆心的劝说声传出。正是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穆家家主,穆长虹。

        穆长虹虽然话语权不及柯世禄,但最基本的一些影响力还是有的,并且是梓邬城公认的第一和事佬,此时也是看不下去,才开口劝解。柯世禄与邬成鸾分别作为一家之主与一城之主,当然也懂得审时度势,马上便是收了声,也不让旁人看笑话。

        笑话,旁人谁敢看他俩笑话!?找事啊?

        短暂的沉默后,邬成鸾率先开口道:“现在……证据也是收集得差不多了。你们再各自发言一轮吧,我听着,方便做出最后的决定。”

        但柯雨确实知道,这一轮发言其实并不要紧,因为邬成鸾心中那最后的决定应该不会发生改变。

        罗家又是一番话讲完,又是花了不少时间。但整个罗家从上到下,从家主,再到长老,再到弟子,非常整齐,一致将矛头指向柯雨。这倒是有些离谱。

        柯雨冷笑一声。孰是孰非还看不清吗。就算是穆瑶的手链,就算穆瑶是个男的,该躺枪的还是他。

        群众的眼睛呢!不是雪亮的吗!?

        接下来轮到穆家发言。穆瑶依旧站在柯雨身旁,穆长虹看了自己的女儿几眼,也是叹了口气,最终没有多说些什么,保持中立的态度。

        最后是轮到“被告方”柯家发言了。柯雨仅仅是淡然地看着这大局,看着旁观者一步一步地下着棋子,而他作为当局者则是觉得没有必要再掺和进去了。

        柯世禄发完言,上官怜也是补充了几句,顿时吸引了在场绝大多数男性的目光。

        邬成鸾也不例外。

        毕竟,上官怜是名副其实的梓邬城第一美人啊!邬成鸾当年肯定也是追求过她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紧接着就是几位长老的发言了。

        二长老柯自成和四长老柯自明选择弃权。那么三长老柯自卓率先发言。发言完毕,至此,柯家所有最具有话语权的几位都是站在支持柯雨,认为柯雨无罪,不是杀害罗岭的凶手的这一立场。

        最后,只见得大长老柯自危缓缓走上前,不紧不慢地开口道:“邬城主,老夫有一事,还没来得及说。”

        柯雨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今天早上,老夫与另两位长老确实是看到我家少家主,在短暂寻觅与准备后,破开了罗家护家大阵的一个角落,随后潜入。”

        “是吧,二长老,四长老?”

        四长老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二长老则是犹豫片刻,最终闭上了眼,轻轻地点了点头。

        哗!

        人群已经开始骚乱了!

        若是自家人的举报,那可真是实锤了啊!

        柯世禄眼中盈满怒意,柯雨能清晰的而感受到其周身行气波动已是微微有些失控。但就抢在跟前的,还有一人先是愤怒地发言:

        “放屁!我早上可是一直跟在你们后面,你们可不曾跟踪过少家主半步!”

        柯雨看去,这发言者,有些眼熟。

        赫然是之前大会上作报告的练功房管事,柯戬!

        “呵,倒是可笑。”柯自危则是回以一声冷笑,“凭你一己之言,而我们几位长老之言却如出一辙,你说该信谁的话?”

        “你!”三长老柯自明也是愤然起身,刚想要说些什么,却是接触到了上官怜的眼光,瞬间把话给咽了回去。

        柯戬也是敢怒而不敢言。不过柯雨已经记下了。柯戬有这个勇气为他出头,那就已经够了。

        “雨儿,这柯家之中有多少人已经被大长老柯自危所拉拢收买,相信从刚刚的沉默中你已经看到了。所以,现在这个局面,已经不可收拾。我们不能靠他人,只能靠自己了。”

        柯雨收到了上官怜的一条传音,心里也是表示肯定,并且加了一句好麻烦啊!

        柯自危发言完毕,邬成鸾点点头,仅仅是下了一条简单而又干脆的命令:

        “来人,先把柯雨押回城主府,接受审问。”

        “我看今天谁敢动我儿柯雨!”柯世禄直接是站立在了柯雨面前,全身行气尽数展露无遗。大行境五级。放在全城,也几乎是找不出几个人能与其匹敌。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但,今天还真是就有人能与之匹敌了!

        随之站在他对面的,却是柯自危,罗穿云,邬成鸾三人!

        最后者居中,身上散发出的行气压迫也是最为可怕。

        邬成鸾的修为显然已是达到了大行境六级!还比柯世禄高了一头!!

        再加上修为在大行境四级的罗穿云和大行境二级的柯自危,这下是轮到柯世禄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我看,你今天凭什么拦住我带走柯雨!”邬成鸾冷哼一声,道。

        他身旁的两个人也是冷笑。

        就当三人身形逐渐接近柯雨之时,一道有些年迈的声音却是穿透了长空,从很远方传来。

        “就凭老夫,你们今天也别想带走柯雨!!”

        所有人,无一例外的都是目光转过,而后便是看到,一位只有一臂的白须老人,正向广场极速靠近着。而其周身随之携带而来的行气波动,说明此人的修为是还在邬成鸾之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