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木神录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木神录 > 第33章 变故(下)

第33章 变故(下)

        “来者......何人?”邬成鸾显然是对这位修为比他来得还高的不速之客的到来始料未及,仓皇之下问道。

        随着那道身影的快速靠近,邬成鸾,罗穿云与柯自危的瞳孔都是微微收缩。反之,此时有些被压制着的柯世禄和一旁就要被抓走审问的柯雨却分别是惊喜出声:

        “爹!?”

        “爷爷!?”

        话音刚落,那位老人不知何时已是立于那三人与柯世禄,柯雨的中间。

        “那是......柯家的太上家主,柯世禄的父亲,柯白根!?”

        人群中,资历稍老一些的人已是眼尖认出了这位独臂老人。

        正是柯家的上一任家主,柯白根!

        “柯家的太上家主听说多年前受伤失去一臂,闭关修炼多年,但眼下如此紧急的状况,他老人家还是毅然决然地跑来了!”

        “我怎么记得柯老家主是遇到了高手埋伏,才被其斩断一臂?”

        “谁知道呢。总之这下邬城主若是硬要把柯雨带走,那可就要难多了......”

        ......

        人群议论纷纷,对于柯白根断臂的猜测也是各种版本都有,众说纷纭。但肯定的是显然退隐多年的柯白根在此时的现身就如同柯家的救世主一般,让他们抓住了这最后一根稻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不过众人也是有着一点没有说错......今天,邬成鸾若是执意要带走柯雨,那倒也没那么简单!

        七年之前,柯白根的修为就已至大行境十级巅峰  距离那人行境只有一步之遥!只可惜因为那场意外失去了一臂,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休养,好在柯白根的修为最终还好是没有倒退。

        也没有进步。

        不过,一位大行境十级巅峰的强者在这梓邬广场,已经是几乎无敌的存在了!

        ......

        “成鸾小子,来者是你白根叔!怎么,有段时日没见了吧?”柯白根看着面色明显有些惊慌的邬成鸾,开口道。

        但还没等邬成鸾来得及回应,柯白根却是出人意料地先是把眼神转向了邬成鸾一旁的......柯自危!

        柯白根的资历与地位可是不知比这所谓的大长老柯自危高上多少。

        柯自危此时已是紧张到手心出汗!

        柯白根话锋一转,已是缓缓开口道:“自危,有些年不见,你这大长老当得可是越来越行了啊。”

        “这些年,多少家族之人被你拉拢了背叛,多少见不得人的交易在背后  进行着,甚至多少家族之秘被你所泄露,你自己难道心里没数吗?”

        “你还真是以为,我退隐闭关的那几年,对外界所发生之事  真是一无所知吧?”

        柯自危一声不吭。

        柯白根所言,让得柯世禄和柯雨都是稍稍吃惊。从今天除了柯戬之外家族上下无人敢反驳柯自危那大义灭亲之言论,到柯自危与罗家的勾结,再到柯家练功房内独有宝物“淬气晶”配方外流,这些都是一字不差!

        柯白根虽说七年来修为并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有进展,只是停滞不前,但其眼线与手段,还是让人其惊叹宝刀未老,老当益壮。

        “太上家主......”自柯白根到来之后一言未发的柯自危,此时终是慢吞吞地突出四个字。

        “哦?”柯白根冷笑一声  道,“你有话讲?讲呗!”

        “太上家主。你知道......我这一辈子是怎么过得吗......”

        “我一直在被压制。”

        “我当年无论是实力,还是天赋,都不及您的儿子,比我还要年轻的柯世禄。我在柯家苦苦经营了这么多年,来之不易的长老之位,竟还要在您的一句话提拔之下,才从二长老当上了大长老。要知道,其中我努力的时间,可能是柯家历代以来最长的。”

        “转而到了下一代,我的儿子,柯锦,本我以为他的一切都值得我骄傲,但......柯雨的天赋异禀,把我的理想撕得粉碎。所以......尤其是在柯雨残废,柯世禄沉沦,柯家式微之后,我不想在这么沉寂下去......我不想再一直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柯自危这些话中竟是透露出一股不卑不亢的......悲愤?

        他继续道:“没错,我是干了上面这些丑事。我都承认。我甚至,还给二长老的儿子柯图安上了阴阳扣。既然注定要沉寂,不如先低调行事,厚积薄发。不然,你们想怎么他的那个废物儿子,能够频频越级战胜我的儿子?”走后一句话  柯自危几乎是吼了出来。

        二长老柯自成在听到这句话时直接是猛然一转身,脸上的肌肉剧烈抖动。柯白根听完这一番话后,亦竟是有些惊讶得失态:“你......你给柯图安上了阴阳扣!?柯自危,你好狠的手段和心肠!”

        柯自危则是对此置若罔闻。他现在已是处于半癫狂状态。他缓了缓,继续狞笑着开口道:“所以  你别管我用的什么手段,为什么柯世禄能当家主,我就不行?凭什么柯雨天赋异禀,就算是行脉闭塞,全城无人能治也能神奇康复,这不公平!所以,无论如何,我今天就是要把柯雨给他打压下来!”

        全场哗然!没想到柯家这位大长老竟是这么丧心病狂!

        那么事态就又变得扑朔迷离了……

        可就当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那柯自危已是五指成抓,向着柯白根抓去。

        柯自危一旁的罗穿云与邬成鸾也都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他们知道一对一,柯自危绝对不是柯白根的对手。更何况既然做好了选择,那么他们也就是绑在一根线上的蚂蚱了。于是罗邬二人也便纷纷一跃而起,助那柯自危一臂之力。

        柯白根看着迎面极速而来的柯自危和跟在其身后的罗邬二人,气极反笑:“呵呵……这好几年没有活动过的筋骨,也正好在今天来给我柯家清理门户了……”

        “还有你俩不识抬举,不懂得明辨是非的家伙!”

        刹那间,四只手在空中对碰,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将四人激荡开来,隐隐还有着火花闪现。

        四个大行境者的战斗,就算是余波,那也哪是常人所能接受?只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得广场上修为稍低一点的人都是翻倒在地,全身气血翻涌。唯独柯家安然无恙。

        仔细看去,那是上官怜以一道心法,构建出了一个保护罩,将这场战斗的余波尽数化解开来。

        保护罩内。

        柯雨眉头紧锁,道:“没想到,这最后比的,还是谁的拳头更硬!”

        上官怜则是闭上眼,道:“这罗屿……才是心机与城府最深之人。他以一己之力欺骗了,几乎是在场的所有人。他的心思之缜密,甚至会去做出破坏自家护家大阵的行动。只是……就算他也是对着穆瑶有着倾慕之情,也没必要对他的哥哥有这么大的妒火吧……”

        “还是因为他的哥哥是罗家少家主,一直享受着比罗屿高上那么一点的待遇。看来,妒忌真的能让一个人丧失理智。”

        “雨儿,我希望你记住这句话。”

        柯雨点点头,双拳在不经意间缓缓攥紧。

        刚刚上官怜的一番话,无疑是她的猜测,但柯雨毫不怀疑。他也早该猜到这一些,猜到真正的凶手是谁。但,他没想到这背后的原因,竟是因为……穆瑶……

        红颜祸水啊。

        不过事已至此,想这一些也没太多意义。他望着保护罩外依旧还在持续的激战,却从没想过让他的娘亲,上官怜出手。

        因为后者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出过手。而且在知道了七年前所发生的一切之后,柯雨也不好开这个口。

        ……

        保护罩外。

        柯白根有些气喘吁吁,他的汗水已是浸湿了他的白须,让它们黏成了一缕。不过反观对面三人,状态则是更差。毕竟,就算同为大行境,以大行境十级巅峰的实力,打三个大行境中前期的对手,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就只有这些伎俩了吗?”柯白根边喘气边冷笑着,显然他的消耗也不小,“那么也该结束了吧?”

        柯白根一拳打出,手上散发着浓郁的青光,直取柯自危。

        而后者则是不进反退,也是一拳打出,完全不顾后果!

        罗穿云和邬成鸾此时都是想着同样一句话:

        疯了!

        二人双拳即将相碰瞬间,但好像就是这最后的一点距离,时间却仿佛是被凝固了。

        这未知的力量,让得两人都是有些懵逼。但,片刻后,二人身形都是暴退,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是谁?别缩手缩脚,出来一战啊!”柯白根大吼道。

        “白根兄还是这么暴躁。”

        此声一出,情况又是发生了反转。

        “父亲!”邬成鸾叫了一声,这次是他的救星到了。

        “邬百年?”柯白根有些难以置信,不过还是咬牙切齿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这位太上城主,名为邬百年的黑发男子缓缓现身落地,看上去却完全是一副中年人的样子,好似比柯白根差了整整一个辈分。此时前者对着柯白根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反将一军道:“都欺负到我儿子头上了。”

        “那你能来,我凭什么就不能来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