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木神录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木神录 > 第35章 离梓邬,见青柒

第35章 离梓邬,见青柒

        人行符环!

        梓邬城中,人尽皆知,现在城中的最强者应该就是柯家的太上家主,柯白根,但柯白根也仅仅是大行境十级巅峰,却始终没有迈出那道门槛……

        没错,就是大行境之后的那个大境界——人行境!

        这“人行符环”,就是跨入人行境的象征!

        所谓人行境,虽与大行境只差了一个大境界,但在很多人眼里,却是一辈子都可能无法跨越。这也就是梓邬城全城现在都无一人到此境界的原因。要达到人行境,不仅有着天分的约束,还要靠机遇等一系列后天之条件。

        而一旦达到了人行境,那就是真正的人中豪杰,人中之龙。在一城一郡中可开门立派,成为一代宗师;就算是钰木皇室之中,或许也有一席之地!

        人行境的行气高度凝练,最终会汇聚成一道环状的行气符文,悬浮于每个人行境强者的头部顶端。这人行符环不仅仅是对自身实力的说明,更能加快平时对行气的把握度与吸收能力,大大加快修炼速度。当然,这人行符环在平时不用时,可以隐藏起来。

        ……

        现在看来,这邬百年头上的人行符环不假,他是确确实实达到了人行境界!

        “人行境一级,但是,根基似乎不是很稳。”上官怜看了看邬百年那忽明忽暗的人行符环,自语道,“应该是借助了什么丹药或是秘方才进行的突破。”

        上官怜所言所想果然不假。只见邬百年与他头上的人行符环一同缓缓走进柯家,走进柯白根的方向,随即傲慢地嘲讽道:“这还多亏了郡主的冲行丹和你柯家‘淬气晶’的帮助了。”

        “什么?”柯白根虽然震惊,但听闻此言,脸上显露出来的更多还是一种愤怒,“你怎么能把郡主每年给予梓邬郡大榜前十名年轻人的冲行丹独自享用?这可是你孙子的努力所换来的啊!”

        “还有……”柯白根目光偏向一旁半蹲着,有些虚弱的柯自危。

        “盗用其他家族的智慧成果,享受其成果,这很光荣吗?”

        冲行丹,是一种辅助冲破修炼瓶颈的丹药。而邬百年显然是在这两者的同时作用加持下,这才有惊无险地突破到了人行境。

        虽说根基不是很稳,但对付柯白根,那是绰绰有余了!

        “呵。”

        邬百年似是不在意柯白根的这一些正义打击,道:“空亭是我的孙子,我当然有资格用他得来的东西。大不了之后我还他一颗便是。这也要你管?”

        “另外,你柯家的‘淬气晶’是多少人眼馋的东西?你们家族独自霸占了这么多年,也好意思不分享出来?”

        柯白根快气炸了。

        这简直是恶人先告状,而且狗屁逻辑不通啊!

        “还有,你的话太多了。”

        话音刚落,柯白根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几息前还站在眼前的邬百年已是瞬步而出,踏着空气,一拳直轰向柯白根的面门!

        但这不同于柯白根之前的一击,还有所收敛。邬百年的这一拳,汇聚的是他十分的力量!

        感受着广场上因邬百年这一拳而刮起的劲风,有些人开始感叹这太上城主的吃相未免有些太难看了!

        不过他们没办法,也不敢说。问就是他们实力不够!

        柯白根仓促架起防御,单手在胸前呈平

        (本章未完,请翻页)

        行姿势。很快就与邬百年飞来的那拳头对撞上了。

        轰!

        这一击,不包含太多的花哨,也没有扬起过多的灰尘。所有人都是看到,柯白根直勾勾向着后方飞去,在空中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箭。

        人行境强者一击的霸道凌厉,可见一斑!

        甚至就连上官怜之前为抵御柯世禄和邬成鸾战斗余波时架起的防御罩,都是在此时被尽数地震碎。

        笑话,两个大行境中期的人打斗所散发出的余波,怎及人行境强者的一击?

        防御罩破碎,化作漫天光点散落开来,显露出之前尽数被保护在内的柯家之人。上官怜倒是没什么事,只是眸光中有一抹异光掠过,一瞬即逝,但修为稍逊者可就惨了。柯雨虽说战力堪比源行境的修炼者,但在此等强度的余波震荡下,还是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堪堪稳住身形。

        这邬百年在施行刚刚的一击时,显然也是刻意向柯家的方向多关照了一波,才使得保护罩内柯家之人都是如此狼狈!

        柯雨顾不得自己。他看向身边,恰好是他的父亲柯世禄。同是坐在地上,但如今后者的眼中,却是一种柯雨前所未见的灰暗。

        “爹……”柯雨慢慢攥紧了手。

        “爷爷!”柯雨终是咆哮出声。现在的场景,显然换做谁,都难以忍受此刻所受的欺凌与羞辱!

        更何况,这是一场毫无疑问,肮脏的嫁祸!不存在的事实!

        但他没办法!

        柯雨的脑子霎时很凌乱。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竟是径直走向刚刚柯白根落地的方向。

        这是他的爷爷……是小时候指导他修行之道,宠爱他,在各方面都对他关怀备至的爷爷……在此时却是不省人事,瘫倒在又凉又硬的广场地板之上。嘴边,还残留有淡淡的血迹。

        邬百年当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他甚至都没有正眼去看柯雨一眼,因为若不是前几日柯家大会上柯雨修为恢复的刹那间绽放光彩,这个废物还不配引起他的关注。

        “柯雨,你看看你,真不懂事,若是你早点站出来,你爷爷也不至于遭此罪……哎,作为你爷爷的老相好,我也是很不忍心啊……”

        说着说着,邬百年已是开始冷笑。

        柯雨却对这些话置若罔闻,他一步,一步,走向柯白根的方向。这短短的一段路,走得却是那样艰难,那么漫长……

        柯雨看着面前昏迷的老人,双手轻轻挽起他仅存的,已是有些苍老的左手,几颗晶莹缓缓滴落,掷地无声。

        邬百年眉头微皱,有些厉声地道:“柯雨,我劝你不要再浪费时间。今年的新年祭,已是因为各种意外耽搁很久了!”

        “现在就跟我走!”

        邬百年最后那句话,明显是带上了命令的意味!

        柯雨此时头颅微微抬起,若是不仔细看,是看不出他脸上挂着的,那两道淡淡的泪痕。

        但柯雨没有听从邬百年的话,就算后者是人行境强者,是梓邬城的太上城主。

        柯雨笑了起来,清秀的脸上此时看到,却是有些瘆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柯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嘛。他没资格去麻烦小明,也拉不下面子去请娘亲上官怜出面。更何况,就算这二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人能摆平这一切,那又如何?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惹上的!既然解决不了,既然实力与手段都还有所欠缺,那他还真就不配获得这场博弈的胜利!

        这就是修炼之路。弱者么,永远不配!

        视线扫过全场,柯雨从小到大,没有一刻像此时一般无助。

        但模糊的视线当中,似是有着一道人影跑出。

        “柯雨哥哥,接着!”

        穆瑶不知何时脱离了穆长虹的视线,全速跑出,直指广场中间,后者甚至是来不及将她给拽回来。只见一颗表皮为浅褐色包裹的小球状物体被穆瑶抛出,稳稳的落进了柯雨手里。

        “我和你一起走!”

        柯雨还是有些懵逼的状态,邬成鸾却是先出声说道:“不好!这是穆家的逃命秘宝‘遁行花苞’,存量稀少,但可瞬间遁行至几百里之外!”

        没想到穆瑶今日却是带上了穆家此等宝物!是早就猜到了还是以防万一,人性的险恶?

        “拦住他们!”

        邬百年也是刚刚反应过来,但那‘遁行花苞’的时效似是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广场中央,仅剩刚刚昏迷的柯白根。那柯雨和穆瑶,已是不知所踪!

        “可恶!”邬百年低声自语一声。他目光扫过全场,所有人脸上都是挂着各不相同但都精彩纷呈的表情。显然今日之计划没有成功,接下来的新年祭的古鼎还给他留下一堆烂摊子去收拾。

        罗穿云,罗屿,邬成鸾,柯自危等人都是缓缓起身。每人都是心情复杂。

        “咳。”柯世禄也是起身。他先前亲眼看到,柯雨逃离,这才让他灰暗的双眸有一丝光亮。只是,今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他这个家主该去怎么做,是一道难题。

        更何况,今日之后,柯家会发生什么事,谁都不知道。

        上官怜眼眸微闭,她的面色自始至终没有多少波澜,只是内心一直重复着和柯世禄一样的问题。

        雨儿,你被传送到了哪里?

        ……

        广场中央,一道白色倩影揉揉眼睛,显然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但,没人看得见她。

        “运气不错,还能被传走。”小明似是有些惊讶地道。旋即她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古鼎,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道,“那这个东西,我顺便帮你捎上吧。”

        说完,小明刚刚所在的那片空间微微荡漾。片刻后,便是无影无踪。

        ……

        此时,梓邬城,哦不,是梓邬郡的几百里开外。

        柯雨和穆瑶二人灰头土脸地从土里双双爬出来。

        “这是……哪儿?”柯雨有些木然地问。显然他还没有完全从刚刚的一切当中反应过来。

        遁行花苞的传送,只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不知道。”穆瑶掸了掸头发上的灰尘和杂草,道。此时少女虽然面庞被黄土悉数沾染,却也是有着一种别样的美。

        二人现在所在,是这里的一条黄土小路。黄土小路的两旁,是灌木丛。而黄土小路的尽头,是一道宏伟的木质大门。大门旁,还有着两尊石狮。

        柯雨眼睛微眯,随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看不清。穆瑶则是缓缓地读出了那大门上,木匾上篆刻着的三个大字:

        “青……柒……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