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江上寒月明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江上寒月明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他自独望众生

第三百七十五章 他自独望众生

        就算再怎么不在意,江月白也必须明确一个事实,现在的自己是神国的众矢之的,而妖族对于这份悬赏格外热衷,想要完全遮掩行踪无异于天方夜谭,终归会被人察觉。

        就像他每在一个地方停留,应当过些时日就会出现龙族部落的使者,不出意外的话,又有一名使者已经出发,准备到这个刚刚进行过狂欢的部落进行盘问。

        他对南圣域的情况基本上算是抓瞎,只知道前去观剑大典的大致方向,也就今日这个部落因为恩情待他尤为友善,提供了一些南圣域的信息,但他最大的优势,是掌控地利的本土妖族所无法掌握的。

        当江月白全力运转云游步时,爆发出的速度,足以令无数仙人汗颜。

        他可以快速先后出现在两个两不相干的地方,也可以在原始的丛林中借助无法侵入身体的瘴毒给后来之人大摆迷魂阵,南圣域地形多样,多的是山峦裂,最适合他纵跃横行,他要他们能追上,他们便能望到他的背影,可若要他们追不上,绝对没有一个家伙能够来到他周边区域。

        在过去的几天中,江月白没少稍稍绕路,将这些来自后方的威胁远远晾开,却又时不时不小心暴露一下自身方位,吸引他们继续追击,如此你追我赶,到得最后,江月白甚至需要等候他们一天,来自身后的追击才姗姗来迟,而江月白也非单纯的不把他们当一回事,今日,他没有继续甩开这些威胁,而是趁着月色静候,直到那些他早已注意到的威胁到来。

        当看到那一道道黑色的暗影时,江月白很是兴奋。

        而来人显然也发觉了情况不对,那一道道暗影悄然蛰伏,如毒蛇入洞,并响起了一个刺耳的声音。

        “你没有逃?”

        “我为何要逃?”

        江月白疏朗大笑,目光扫过这片古老原始的丛林。

        毒虫遍布,浓瘴丛生,寻常人若生长在这种环境,能不能活着成长都是问题,只有体魄更强的妖族能够顶住,他可以以武神诀强行将这些外在威胁拒之体外,可其他人就算是闯过无数难关到达此地,到底不能完全忽视。

        “与你们躲躲藏藏这许久,我也觉得烦了,正好在这里把你们打扫干净。”

        江月白目光在左右两侧轻点。

        左侧为东,是暗影袭来的方向。

        右侧为西,是他打算继续前行的方向。

        东方多的是试图追踪他的妖族,西方则必有知晓他行踪的人族正在赶来。

        再往西北方向行上一日,便是观剑大典的会场,那座如今已无人不知的剑墓,先前赶路之时,他有太多的心思与时间被耗费在应付这些家伙,而越是靠近剑墓,想要围堵他的人就越多,就算清理掉一批,很快就会再来一批,到现在,他也等的烦了。

        最后的一段路,他可不愿意再把无谓的精力用在这帮家伙身上,就在此地毕其功于一役!

        “你的暗影术法隐匿很有一手,难怪会第一个追上我,不过,你那七个同行者呢?”

        江月白带着笑意望向某处,寂静的山林中顿时传出一阵扑簌声,应当是因惊慌失措导致的灵力外散。

        江月白轻描淡写的一瞥,正是盯住了他的藏身之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短暂的沉默过后,那名术修只得开口:“谁会真心将悬赏分给别人?”

        他好歹是某个部落的祭司,使得一手好巫术,修为更是在灵玄境中,绝对算得上一方强者,然而现在被江月白盯住本体,他瞬间失去了与江月白对拼的资本,战战兢兢之下,再难有所动作。

        他若施法,江月白必会瞬间到他身边,一拳将他的脑袋锤烂。

        “没关系,我也不急于一时,今日我就在此歇息,看看究竟会到多少人。”

        江月白伸了个拦腰,有恃无恐的看向周边。

        这名蛇族的妖族不过一个想吃独食的先行者,抢占得了一时先机,但也仅此而已。

        要拿下他,灵台境的术修还不够资格。

        一道道强横的气息先后在山林周边显现,其中有强有弱,强者与天地相合,跻身仙道,弱者最弱也在灵玄境中,这些气息遍布四面八方,有人族也有妖族,彼此之间相隔着不少距离,粗略看去,已至少有百余号人物。

        那名术修现在别说说话了,连动弹的勇气都已消失。

        现在他如何能不清楚,自己就是个被人追踪且自以为追踪术高超的冤大头,在他后方准备向江月白动手的,随便挑一个都能碾死他,更不要说其他方向闻讯赶来的强者,别说汤水了,连泥沙都不会给他留一口。

        而在那无数道气息的中央,江月白神情自若,取出腰间葫芦豪饮一口。

        酒是那个妖族部落珍藏的美酒,滋味辛烈,后劲十足。

        自葫芦回到江月白身边后,便再度干起了器皿的本职工作,江月白虽知其中乾坤,却没有文星耀那片广袤的星域,全部家当不过占那一小点空间,落在知晓葫中奥妙的人眼中,绝对是暴殄天物的典型。

        可那些人绝对不知道,当这个葫芦蕴着武神诀的力量砸到身上,会爆发出多么恐怖的威能。

        月色清淡,江月白独立树梢,静候群敌毕至。

        正好一举破之!

        ……

        “终于不愿躲了?”

        “我看啊,是知道自己跑不掉,索性就在这里等死。”

        “小子,不如现在痛快的跟我们走,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我们三。”

        三名黄袍老人于东方现出身形,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进退一致,身边俱是有暗黄雾气环绕,散发着刺鼻的腥臭味,外人往往受不了这等气味,不愿靠近他们,唯有他们三人如胶似漆的黏在一处,仿佛从来不曾分开。

        蛇族术修抬眼望去,只暗道一声不好。

        黄尘三怪!

        妖族修行者中著名的三个怪胎,种族本是妖族中实力不起眼的鼠族,却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大能传承,自此三兄弟同进同退,修为一日千里,纵横南圣域百余年,如今俱是仙人修为。作为仙人,他们三位毫无疑问实力不够格,以致于龙皇殿都懒得征召他们,可他们的黄尘诀凶名在外,绝不能等闲视之。这三人本该隐居,现在江月白悬赏如此庞大,正将他们都诱了出来。

        这些本与那蛇族术修没有关系,仙人之间的战斗,没人会在意一个渺小的蝼蚁,可问题在于,黄尘三怪是出了名的狠辣,黄尘诀一经施展,经常祸及周遭,似他这般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身体素质,此时不跑,怕是必死无疑。

        可在他身后,他又听到了一声狼嚎,颤栗回头,已看到一道颀长身形。

        白毛与裘袍相间,纵身即如疾风迅雷,赫然是那名狼族的传奇仙人,罗通。

        他身上的裘袍,来自南圣域内一只千年凶兽,在他那场成名之战中,他一人杀入那凶兽巢穴,并于七日之后背负凶兽切割完毕的雪白毛皮泰然走出,自此声威大振。

        凶兽这种东西,如今几乎在其余四大圣域绝迹,唯有南圣域尚有留存,能够杀死凶兽,就是对一名修行者实力的最好宣扬。

        江月白则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家伙。

        对方让他感到有些危险,但也仅此而已。

        先前其在后方追踪他时,动作虽快,在他的云游步前依旧相形见绌。

        “龙尊有命,你,要活的。”

        罗通毫无遮掩的表露了自己的目的。

        江月白微微一笑,他理解对方的来因,要说如今的南圣域谁最热衷于这个悬赏,必然是那些个龙族部落,这一路上他就没少听到来自龙尊的号召,南圣域的高层战力多附属于龙皇殿或是龙族部落,自然对他穷追不舍。

        相比于旁边那三个怪模怪样的家伙,这种得到龙皇殿认可的仙人,无疑更加难缠。

        除开罗通与黄尘三怪,陆续现出身形的妖族修行者约莫有数十名在灵玄境之上,从这点看,那个打头阵的蛇族术修混的实在有些悲哀。

        江月白心中暗暗笑着,将目光投向东方。

        妖族对他无比垂涎,到底是为了悬赏,人族那边的想法可要复杂的多。

        以他现在的名声与展露出的威胁,再加上一个神剑山庄余孽的头衔,恐怕有不少人都想要他消失。

        “见过江少侠。”

        东方的夜色下,一名宽袍老者施施然踏空而行,声音沛然浑厚,于半空每行一步,便有涟漪般的气浪向周边涌出,后方的诸多仙阶之下的修行者均不敢太过靠近。

        中圣域万红庄庄主,“千山叠”顾千山的成名绝技,哪怕只是显露万分之一,也不是他们能够轻易承受的。

        于是在东方涌来的修行者中,有能力与他并肩的七人,都是货真价实的仙人,且每一个都大有来头,若细细追究下去,每一名仙人身后,都有着朝廷或是三大家的影子。

        江月白目光扫过这些人,笑道:“除你之外,剩下的人我还不放在眼里。”

        顾千山闻言,却是爽朗大笑:“能被江少侠看在眼中,看来老朽宝刀未老。”

        耄耋之年的老牌修行者,因为被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肯定而感到荣幸,本就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奇观,可顾千山说的自然,江月白回应的更自然。

        因为他江月白是武圣传人,同龄无敌,更是天下公敌!

        蛇族术修远远望着近处的剑拔弩张,早已吓得六神无主,连动弹的气力都已消失。

        他听过武阳君当年的传说,族中的一位长辈,当年就是那么没的,于是偷袭的动作失利,便再没有了斗志。

        上一次群雄围杀武圣传人,死者足够堆出一个乱葬岗。

        这一次,不知有几人折戟,几人丧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