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平凡的世界之我是孙家女婿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平凡的世界之我是孙家女婿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盖公章

第二百九十七章 盖公章

        天,依旧阴沉沉的,无数黑云汇聚一团,浓郁的像是被墨泼过一般。

        一声声闷雷在空中回荡,墨云间隐约有闪电在跳跃,庄稼汉们在院子里驻足,不知道该不该去出山挣工分。

        说来也怪,这乌云都压了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下雨,这着实让众人无语的要紧。

        少安可不管这么多,戴着斗笠,手里拿着帆布雨衣,迈着长腿大步朝田福堂家走去。

        按理说盖公章这种事应该去大队部,但双水村的公章一直都是由田福堂保管,所以平常人家有个什么事,都是直接去家里找他。

        大队部一般是看不到他的人的,农村人也没这么多讲究。

        一路来到田福堂家的大院子外面,少安抬头看了眼黑压压的天空,心里略感庆幸,居然还没有下雨。

        希望等会儿也别下,他还得去公社粮站报到哩,可不能耽误明天正式工作。

        “砰砰砰!福堂叔,在家不?”少安敲响院子的木门。

        随着吱呀一声,木门打开,探出润叶的脑袋,“少安哥,你咋来了,快进来!”

        润叶惊喜说道,下意识就想伸手去拉他,突然意识到这里是家门口,赶忙将手伸了回来,刻意保持距离,不过一双漂亮的眸子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

        少安对她宠溺一笑,大步走进院子,与此同时披着外套,满脸络腮胡子的田福堂也从窑洞走了出来。

        “是少安啊,找我有甚么事?润叶,还不快给你少安哥端杯茶来?”田福堂淡淡道。

        少安连忙摆手,“不用忙活了润叶,我就找福堂叔盖个章,盖完就走!”

        “哎呀少安哥,你就坐会儿嘛,什么事好着急的嘛,等我,我去给你端碗水,还有昨晚吃剩的西瓜。”

        说着,润叶就跑进了窑洞,田福堂眼角微微抽搐,狐疑的看着自家女子,感觉她热情的有些过分了。

        不过他也没有想太多,转头示意少安坐,问道:“盖甚么章?”

        少安从兜里掏出介绍信,递给他说道:“也不是啥大事儿,你也知道刘根民是我老同学,他这不是当上了粮站主任嘛,所以干脆叫我去粮站谋个营生。”

        田福堂愣了一下,抬起眼皮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翻开介绍信,仔细看了起来。

        看完后,他音量稍微提高了一点儿,感叹道:“你的这个老同学倒是个有本事的,这才两年就当上了粮站主任。”

        “你这瓜怂运气还真好,有这么个重情重义的老同学,居然把你给弄到粮站去工作,不再去地里受苦。”

        田福堂此时和少安并没有太多矛盾,毕竟少安当生产队队长也才半年的时间,还没来得及和他对着干。

        对于少安有这份机遇,这位能人也是没有想到的,刘根民和他的关系居然这么好,舍得花费大代价让他去粮站当粮食助征员。

        这孙家,看来是要彻底发达了,一家人,就只有孙玉厚还在土地里滚爬,其他人全都领着工资,干着轻巧的活计。

        特别是嫁出去的大女子一家人,兰花在公社食堂组长,王满银也在石圪节公社当着老师。

        当然,一个老师不足为重,但是这个二溜子结交人脉很有一手,公社的两位主任,米家镇的高山,王家庄的一众亲戚,关系都和他很不错。

        加上在外面闯荡两年,认识的人更不少,这样的人,一旦有个什么机会,立马就腾飞了。

        而他作为孙家的女婿,自己要是飞黄腾达了,孙家自然也发达起来。

        转眼间,田福堂心里就想了很多,心里不由得想要和孙家多亲近亲近。

        一念及此,田福堂脸上多了一抹笑容,以一位长辈的姿态,嘱咐他以后去了粮站该如何做事。

        不得不说,田福堂能当支书这么多年,而且在公社里永远吃的开,本事还是不差的,许多道理少安听了直点头。

        田福堂见少安态度诚恳,顿时说的更加起劲,看着他精明的眼神,不由感叹道:“少安,当初要是水娃舍得狠下心,让你再多读几年书,说不定你现在就大不一样。”

        “我这人看人很准,你的能力绝对不比刘根民差,要是你能有个高中学历,说不定今天这个粮站主任就是你的。”

        说着,他摇了摇头,“可惜啊,可惜啊。”

        少安不在意的一笑,“福堂叔,当时家里穷的没法说,实在是读不了,再说了,能把家里的光景搞红火就行了,我可不敢想那么多。”

        田福堂大笑一声,拍了拍他结实的肩膀,“你小子,是个有出息的,以后在粮站好好干,同样能成一番大事,我的眼光不会错。”

        他话里话外,全是对少安的欣赏。

        少安挠了挠后脑勺,正想谦虚一下的时候,润叶端着水,拿着西瓜从窑洞出来,笑着道:“少安哥,来喝水,吃西瓜,爸,少安哥来干啥哩?”

        田福堂拿出一根香烟放到鼻子去闻了闻,随口回道:“你少安哥要去公社粮站工作,今天来就是开介绍信,盖公章的。”

        田润叶眼睛一亮,她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当即拉着他的手说道:“爸,那你咋还不给人家盖章,这是好事啊。”

        田福堂眼角再次抽搐,没好气道:“人家少安自己都不慌,你慌个甚?”

        少安笑笑没说话,他慌也没用啊,总不能催他快点儿给自己盖章吧?

        润叶却不依,用力摇晃着他的手撒娇道:“爸,你就快点儿把公章拿出来给盖了嘛,人少安哥心里肯定急的不行了。”

        田福堂无奈,点点头,“行行行,我这就去拿公章,我说你对少安咋比我都关心?”

        “哎呀......爸,你在说甚呢,你和少安哥才不一样呢,你可是我的父亲大人。”

        少安哥可是我的男人!

        润叶默默补充道。

        田福堂呵呵笑了声,心里瞬间就舒服了,起身从窑洞里拿出公章,麻利给介绍信盖上双水村的红章。

        少安激动的收起介绍信,抬头看了看黑压压的天色,急速道:“那是这,福堂叔,我先去粮站报到了,麻烦你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