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抱歉,这火我传不了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抱歉,这火我传不了 > 第一章 幻梦

第一章 幻梦

        昏暗无人的教堂中,传来呲呲的深沉声响,一具原本印着华丽火焰纹路的古老棺材上,有些残破的棺材盖缓缓移动,一个人影从中爬了出来。

        那人影自顾自的说了三句话:“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哪里"

        稍稍调侃了自己几句,记忆如潮水涌来,“啊嘞,我不是在宿舍的床躺着吗?”。

        是的,这个揭棺而起的人影叫余烬,性别男,年龄23,年轻的社畜。

        就在余烬思考前世今生的时候,一阵时而温存时而神秘的琴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温柔的女声随之传来“揭棺而起的灰烬啊,请跟随火的指引,来到我所在之处。”

        “我是灰烬?”,余烬的脑子虽然还没反应过来,身体还是诚实的爬了起来,环顾四周,是一个破旧简陋的教堂。

        有多简陋呢,内部空间大概30坪不到,左右两侧似乎没有向上的梯道,应该只有一层罢了,原本供教众休息的长椅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子了。、

        余烬缓缓的向前走去,捡起在长椅旁的一块破碎镜子,揣摩起自己的样子,他倍感吃惊。这是自己的模样吗?

        酒红色的长发盘在胸前,脸色灰白,五官倒是蛮清秀的,,和自己原本的样貌倒是挺像的,就是身上和脸上有些奇怪的裂痕。仔细再一看,自己只是穿着一身单薄而破旧的亚麻单衣,外面披着黑色的披风。

        总体来说就是如同外国影视剧的中世纪农民形象。

        就在他正想吐糟自己的形象时,突然一股炽热的火气从胸口盘升而起,疼的他身形扭曲,那种疼痛不仅是肉体上的,更是灵魂上的。

        余烬低头一看,好家伙,胸前燃烧起一圈巴掌大的火焰圆环,橘红的火焰没多久就熄灭了,但给他身上留下一圈还发着微微火光的火焰圆环,环的中心全变成黑的,整体看起来好像日蚀一般。

        在他疼地嗷嗷叫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看向某个方向,哪里似乎有人在呼唤他。

        慢慢的,胸前的日蚀纹章逐渐熄灭,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胸前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稍微活动了下,余烬感觉到自己僵硬的身体有所缓和,感觉自己现在好像跟睡了8个小时一样,精力相当充沛,就像漫画里得到新挂的主角一样,体质有明显的改善。

        “我这是穿越过来的?开局送金手指?“余烬的嘴角翘起,有种不当人的感觉。

        余烬回想起刚才的女声,以及之前的心血来潮,打开了教堂破旧的大门,走向了外界。

        “还是新鲜的空气好呢,就是这个天气也太阴沉了吧“余烬自顾自的对话了起来,想要无视教堂门口瘫坐的一具骷髅骨架,就好像这样的插科打诨可以缓解未知的恐惧似的。

        但他还是转头看向这具骨架,骨架虽然披着一身老旧布衣,但明显能看出衣料应该相当华丽,至少比他的行头好的多,骨架左手上还有一把生锈严重的短剑,一看指定是用不了。

        眼看是搜不了遗物的余烬只能一边哼着阴天快乐,一边向远方眺望,四周是平坦的草原,在他的10点钟方向有个破旧但不失壮观的建筑,看起来挺像古罗马斗兽场,不过大的多了,而正好这个建筑是在之前他被呼唤的那个方向。

        余烬想了一会儿,抱着应该没问题的心态,决定去这里考察一番。

        教堂距离斗兽场大概有个两公里左右,余烬一边闲庭信步地走着,一边进行着对这个世界的脑补,比如开局是不是应该赠送一个老爷爷啊,还是说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中世纪魔法世界呢等等。

        微风吹拂着他的脸庞,踏着青翠的草地,虽然天色不太好,但他还是感觉相当惬意,有种小学生春游的感觉

        走了约有30分钟后,他才发现这里是斗兽场的后面,没有门,于是沿着这个建筑前进,这个斗兽场模样的建筑还是挺大的,行进了一刻钟左右,余烬似乎听到了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对话的语气音调和自己脑内的那些语言都对不上号,但他还是莫名其妙的听懂了,也许这就是穿越者的挂?。

        余烬心里一阵吐槽着,但直觉告诉他还是小心为妙,于是他尽量压低脚步声走了过去,看到了两个披着灰袍,穿着古欧洲风格的轻甲,手持长矛的士兵站在空荡的大门口,这个空门至少有20米高

        “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镇守,前不着村后不着地的破烂地方”  其中一个矮个士兵抱怨到

        “你觉得你委屈,人家高文先生都没抱怨呢,他这么个大人物,都还在这个破祭祀场驻守。”高的士兵说到。

        “算了,我先去解个小手,你去不,反正没人”矮个守卫说完就完前面的灌木走去,吓得余烬赶紧把自己缩在建筑的阴影里

        “行把,我也去“高个守卫走到了灌木的另一侧。

        乘着这两守卫解手的时机,余烬像只猫一样,窜进了这个大门里,边走边往后看,直到走了四五米后,看到了祭祀场的内部。

        祭祀场内部的面积还是相当大的,上下一共7层,每一层有个6米左右,在最下方是一个空旷场地,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而余烬现在正处于自下往上的第四层的观众台后。

        “好大的祭祀场,以前是有多少人在这里聚集的啊。”,余烬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撼到。

        “灰烬啊,往下,来传火祭祀场的中央“,又是那温柔的声音传来。

        余烬看了眼四周,“顺着观众台走一段有一道阶梯,从哪里下去应该能到“就在余烬打算往阶梯走时,观众台后面通道的房间走出了一个士兵,披着红色长袍,身着和外面守卫一样的制式轻甲,轻甲上细看还有一个类似家纹的图案,一朵如同火焰的曼殊沙华。

        正当余烬想要躲起来时,红袍士兵看到了他,大喝一声“  别跑,入侵者“。

        余烬向着阶梯的方向,撒开腿就是跑,然而士兵跑的比他还快,余烬与他的距离越来越短。

        当余烬跑到阶梯时,也许是跑的太急,没注意脚下的阶梯,踏在了碎石上,滑了一跤。双方的距离迅速拉近。

        “凉了“余烬知道自己要被逮了,回头看后面的士兵已经抽出了腰间的长剑立在自己面前

        “士兵大人,我只是来参观的,大大的良民“,余烬迅速认怂。

        “入侵者,死!“士兵迅速挥下长剑,准备削下余烬的狗头,余烬害怕的闭上了眼往后翻滚,但反应还算快,躲过了这一击,但长剑很快轮转回来,余烬只能双手格挡在前。

        呲啦一声,铁质长剑轻易的就破开了余烬的双臂,奇怪的是没有血流出。

        余烬在感受到疼痛之后很快就向后退继续地在台阶翻滚

        “艹,真他娘的疼,为什么我没有武器!而且我这身体是什么情况。“余烬绝望地在腹诽了一句,准备起身继续逃。

        可惜士兵可不会等他起身,一个箭步带着大幅度挥砍,砍下了余烬的头。

        你可以想象自己的头在天上飞舞吗,余烬第一次从天上看到了自己的身体。

        “这也太现实了吧,我还没当龙傲天就这么死了!我不甘心啊!这都是什么人啊!该死“尽管尸首分离,余烬的睁开的眼睛还是不想闭上,似乎想看人生第一次的走马灯,然而残酷的是并没有。

        “果然是邪恶的灰烬,没想到预言是真的,不过我已经解决了,这下可以回去交差了.“,士兵提起剑转身就离开了。

        很快,余烬的视野就变暗了,就在他意识逐渐涣散的时候,他感觉到一股浓雾铺面而来,灰色的雾霾很快灌入了他的七窍,奇异是他好像恢复了理智,可惜还没等他庆幸,奇异的失重感传来,如同溺水一般,他的意识中断了。

        “呼,呼,呼“,带着喘息,余烬痛苦的挣扎起来,尸首分离的感觉还没有消散,他迅速的低头环顾了四周。

        “哦,头还在,手还在,嗯?我人在宿舍?“余烬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梦,这似乎也太真实了,所以自己并没有穿越,没有挂,余烬有些遗憾,但一想到自己尸首分离的疼感如此清洗,自己劫后余生的现实,还是喜欢现在当社畜的日子。

        起身一看,眼前的电子钟告诉他现在是北京时间8.00整,他迟到了。

        “看来,当社畜的日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烂呢,靓仔”,一个鲤鱼打挺,啪的一下迅速换上了衣服,冲出了宿舍。

        “去你妈的上班”宿舍楼下的余烬跟开疾跑似的冲向了公交车站。

        “希望你今晚有个好梦“,还是那股温柔的声音在回荡在余烬的房间,似在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