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抱歉,这火我传不了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抱歉,这火我传不了 > 第三章 赌命是不可能的

第三章 赌命是不可能的

        这个世界并不温柔,尤其是对那些长不大的少年人,余烬现在感受着这个世界对他深深的恶意。

        急促的脚步声从黑暗的通道中传出,余烬突然感觉背后一凉,下意识的俯下身子,一道银白的斩波从他的头顶飞过,雪白的剑光让黑暗中的两人,瞬间看清了对方。

        余烬发现自己的在刚才的仪式中获得了类似死亡预感的被动技能,而且细细感受身体里似乎有莫名的力量在流转。直觉告诉他这股力量应该可用在战斗上,可现在形势不允许他多想。

        在飞驰之中的奥斯曼发现前面这个灰烬的速度丝毫不逊于他,而且总能躲过自己的剑技,于是他大喊一声,“阿甘左,外面完事没,快来帮我。”。

        外界的三位红袍骑士正和祸斗们激情厮杀,但长矛铁剑难以对这些能虚实变换的火焰生物造成致命伤。

        尽管祸斗们战力不俗,但时间一长,身上的火焰开始逐渐消散,伊莲娜见此迅速对这些炎犬下达了最终指令。

        “结束战斗吧,刻耳柏洛斯。”祸斗们气势一振,迅速冲向红袍骑士三人的中心点,如同绕圈一般的开启了梦幻般的融合,变形成一个小型的火焰风暴,然后发出万丈光芒,随后便是一声巨响,祭祀场的中心升起一棵巨大的火焰树。

        巨大的声响惊动了通道中的余烬和奥斯曼,余烬一个拐弯,从另一个通道,绕回祭祀场的中央。

        眼见身处中央的伊莲娜无事,松了一口气,此时阿甘左的螺旋长矛滚到了自己脚下  ,他抄起就是挥向了身后准备偷袭的奥斯曼,一时金铁相交声音传来,枪上传来的振动让余烬差点将自己的武器脱手,看来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力量。

        当余烬的目光与奥斯曼的目光相逢时,他知道自己不得不与之相搏,因为消散的烟雾中已经不见炎犬的踪迹,只留下三个倒在自己面前的骑士们,而此时的伊莲娜口头振振有辞,似乎正在进行某种仪式。

        余烬望向眼前的对手,对方不仅在战斗经验上远胜与他,还拥有他所不及的身体素质,关键是站台上的大骑士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估计是准备下场了,如果就这样溜了,那伊莲娜的处境就难说了。

        因为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余烬只好按自己浅薄的理解支起了战斗姿态,将矛头对准奥斯曼。

        “小老鼠怎么不跑啦。”,奥斯曼露出戏谑的表情,架起了剑势,肉眼可见的杀气让余烬冒出了冷汗。

        “小爷我是怕你跑瘸了也追不到,这才给你一个机会。”,余烬试图激怒奥斯曼,等待他露出破绽,长手打短手,利用好优势也许能抓住微小的机会。

        “无聊”,奥斯曼似乎无视了嘲讽,抬手就是一个横扫,铁剑末端画出一道弧线,银白的斩波如饿虎扑食般扑向余烬的腰间,比之前几次出手的攻击范围要大上不少,显然是不在继续试探了。

        也许是余烬的年少热血还没流干,这一次他没有闭上眼睛,动作有些狼狈的翻滚到左侧,有惊无险地躲过这一击。

        “看来我的翻滚技能已经入门了。”余烬自嘲着的同时冲向奥斯曼,将矛头对准了奥斯曼的胸腹,动作行云流水,速度极快。

        奥斯曼见此有些后悔自己的轻敌,扭转手臂尽可能的减少刚才挥剑的后摇,试图架开即将闯入的螺旋长枪。

        当螺旋长枪即将和铁剑碰上时,余烬迅速调整了长枪的运动轨迹,将目标调整到了对手胸口中央,这样的改变,让自己空门大开,但他依旧以往无前。

        余烬的变招令奥斯曼相当震惊,疯了,眼前的这人居然想以伤换伤,奥斯曼尽可能的侧开身子,但为时已晚。

        激变的情势让双方都尝到了苦头,奥斯曼的左胸被长枪贯穿,而余烬的上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如果是肉体凡胎的话估计他的内脏会从中滑落,可惜他没有。

        奥斯曼受此重创,面庞扭曲,但手上的剑没有停下,准备让余烬再一次品尝尸首分离的滋味,而余烬虽然同样面色扭曲,但他还是拼命地想将长枪抽出并扩大奥斯曼的伤口,双方此刻赌上了性命。

        当余烬情绪极度高涨的时刻,眼前好像出现了走马灯,回忆起了之前初生的火,那灼热的感觉似乎和祭祀场中央的火焰产生了共鸣,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余烬的身体再次燃起那灼热的火焰,看似温柔却又霸道无比的超凡之火让余烬身上原本的裂纹逐渐扩大,剧烈的痛苦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灵魂上的,余烬不由的发出嘶吼。

        超凡之火似乎让余烬的身体极限超频,而且是不计损耗的那种,原本处于僵持下风的余烬瞬间就逆转了形势,长枪在瞬间就被拔出,在奥斯曼的左胸留下螺旋破坏的痕迹。

        不仅如此,余烬还腾出了手接住了奥斯曼横挥的剑,而奥斯曼则因为重创松开了剑柄,尽管余烬的左手已经报废,但确实是余烬在这波交锋中取得了巨大的战果。

        此刻,尽管余烬处于上风,但奥斯曼还不肯放弃挣扎,回光返照似的掐上了余烬的脖子,超凡之火的燃烧似乎让余烬丢了魂,他甚至没有力气挣扎,可能是超频带来的代价太大了,但他的意志如同初生之火一般仍不肯熄灭。

        当强大的意志想要冲出肉体的枷锁时,炽热的火焰似乎认可了余烬的意志,火焰升腾而起,瞬间吞噬了双方,奥斯曼的哀嚎声响彻在余烬的耳边,而余烬也感觉的脖子上传来的力度逐渐变小,生命的流逝就是这么的快。

        “哈哈,看来我还是赌赢了呢,奥斯曼先生。”,余烬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庞浮现出一缕笑意。

        在双方拼命之前,余烬就意识到只有同归于尽的做法才能抓住机会,就赌自己奇异的如同不死人的体质,这场胜利并不能证明什么,只能说是奥斯曼的轻敌压倒了胜利的天平。

        当奥斯曼烧焦的身躯倒下时,余烬松了一口气,身上的火焰不舍地褪去,似乎还不够尽兴,而余烬此时也灯枯油尽了,意识开始了涣散,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又是熟悉的灰雾涌进了他的脑海,是啊,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真是如此吗?”,余烬大脑产生了疑问,他只是想要睡着而已,可是伊莲娜的面庞浮现在眼前,是啊,自己还不能就这么结束,要是可以复活就好了。

        一旁的伊莲娜在见证这一幕后,结束了低声的吟唱,她望向了中央的超凡之火,火焰好像接受到了余烬想要复活的强烈念头,与余烬已经倒下的躯壳共鸣,再次点燃余烬的全身。

        “啊,为何如此温暖。”,精神已经处于灰雾中心的余烬心中默念道,灰雾一阵翻滚,金色的光芒洒在了他面前,余烬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再次清晰,身体的控制权逐渐回来了,再一次睁开了双眼,发现情况似乎没变,喘了一口气。

        “这就是复活吗,感觉不赖啊。”,余烬用奥斯曼留下的铁剑,将自己支棱起来,看起来像一个七旬老者杵着拐杖。

        站台的大骑士一跃而起,如同燕子一般轻盈地降落在余烬和伊莲娜面前,抽出腰间华丽剑鞘中的长剑,这把长剑的剑身散发出流水一般的苍蓝色光芒,大骑士将其握持在胸前。

        “勇敢的灰烬啊,我认可了你的意志,请允许我报上姓名,在下高文,请你接受我诚挚的挑战?”,高文维持着之前地架势,似乎在等待余烬的认可。

        余烬望向眼前的这位有着英武面容,披着苍蓝色披风,身着有火焰曼殊沙华图腾的银质轻甲的骑士,第一次感觉气势上输了大半,毕竟人家身高有2米多,而自己似乎只到了人家的下巴,加上对方散发出骑士那高贵的气场,这让本就处于下方的余烬有些烦躁。

        “老是老是灰烬灰烬的叫我,烦不烦,我有名字的,叫我亚什(Ash)吧”,也许是因为中二,或者说处于谨慎,余烬灵机一动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

        “那么开战吧”,余烬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抄起螺旋长枪,缓缓地摆起战斗姿态,看来即使是所谓的复活,效果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呢,又不是游戏,复活就是满血呢。

        当余烬应战时,超凡之火突然一颤,猛烈燃烧起来,就像是在欢迎一位故友,而一旁的伊莲娜则走到余烬身前,示意余烬躲到身后。

        “灰烬勇者啊,或者应该称呼您亚什阁下,请稍作休息,剩下的事交给我便好,您就在旁边见证即可。”,说罢,只见伊莲娜一挥手,身后的超凡之火中飞射出一颗绚丽的火流星,流星挥舞着火焰之尾飞向了天边。

        “看来,你们似乎还有什么手段,我可不会给你们机会的。”,高文以极快的速度突进到伊莲娜身前,似乎看出了眼前女子的不凡,他毫不犹豫地挥下了手中长剑,苍蓝的剑光仿佛一道银河从天而降,不出意外的话,伊莲娜将会被这道蓝色剑光撕碎。

        伊莲娜见此,迅速的抬起双手,一道金色的屏障撑起,将眼前凶猛无比的剑光隔离在外。

        “有点意思,不过我的苍月之弧可不只有一道。”,说着高文连续挥舞长剑连续释放斩波,就像是传说中的幻影剑舞,苍蓝色的月弧在金色屏障面前不断叠加。

        伊莲娜见此脸上依旧毫无波澜,尽管金色屏障不断地跟着外面如潮一般地斩波震动的越来越快,但她还是微笑地对余烬说道:“放心,有位故人马上就会支援我们,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听到这番话后,余烬第一次感觉如此无力,因为眼前的高文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对高文来说,自己想要阻止他,不是以卵击石,而是蚍蜉撼树,这已经不是他可以插手的战斗,余烬无奈缓缓地抬头看向星空,好像在祈祷奇迹的发生。

        天空之中的那颗火流星抛物线般飞到了教堂门前,点燃了那具骷髅,火光之中,血肉在空洞的骨架上迅速生长,直至这具骷髅彻底变成活人,伴随一阵阵骨骼与肌肉摩擦运动产生的脆响,这位瘫坐在地上的人站了起来,从他的口中吐出一道携带火星的烟柱。

        “看来是有位老熟人把我叫醒了,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没法安息吗!”,棕色的短发晃了晃,这位有着没人不承认的英俊相貌的青年开始发起了牢骚。

        “算了,女士处于危境,骑士怎可见死不救。”,于是他直立起身,挥手都去那积年已久的尘埃,然后握紧手上的残剑,超凡之火在剑身燃起,剑身发出红润的光芒,变成了装饰华丽的剑,剑鄂前端刻印着古老的符文,宝剑在火的见证下逐渐恢复青春。

        将剑收回到腰间的剑鞘上,复生的骑士吹了一声口哨,在他前方的空处,淡蓝色和白色的光雾汇聚成一匹骏马的影子,雾气凝实后,这批骏马发出一声清鸣。

        “老伙计,好久不见,有想莪相吗,请把我的战甲和披风带来,该出征了。”,莪相身前的灵马突然开启了一道发着微蓝色光芒的传送门,迈入其中将华丽的战甲和披风从中拖出。

        莪相拿起往昔的装备,一阵抖擞后,一个英俊不凡的骑士重新站在了这片黑暗的大地上,莪相走到灵马面前,一个翻身就越到灵马身上。

        “走吧,老伙计,要快点,那位公主在等我们呢。”,灵马听闻此言,开始风驰电掣,在漆黑的草原上留下一条翠绿的轨道。

        余烬看着眼前的裂纹已经快要完全覆盖金色屏障,脸上死色翻涌,“完了,万事休矣。”

        一阵清澈马蹄声出现在他身前。

        “抱歉,来的有些完,还来得急吗?”。莪相轻佻而又无劲的声音传到了余烬的耳边,这让余烬的眼里又重新亮起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