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凤羽九霄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凤羽九霄 > 第一十四章 沉重的托付 今生的守诺

第一十四章 沉重的托付 今生的守诺

        我们救援毛致信,经过我们五人超常战力的发挥,消灭了那个武魂为应龙的七环强者,估计他做梦都没想到,会被一帮四环小鬼解决掉。

        说罢,我们依靠着毛致信和楚月明,走出异空间,重新回到了学院。得知我们安全回来,田老师忙不迭地找我们,在她看来自己的七班每一个人都是自己最得意的弟子!

        "臭小子,你们还知道回来啊,毛致信下回不要这样莽撞,害的大家担心。"

        看到我们回来了,玉长老气急败坏,他无法相信自己雇佣的可是悟通境强者,这帮孩子虽然天赋异禀,但也不过云安境而已,相差如此悬殊,怎么会从他的手里逃脱。

        而接下来我们的话更让他难以接受,爱徒至今躺在医院里,无法正常参加比赛。

        "我们已经击杀前来取毛致信的性命的人,并且那人在临死前招认,是玉长老雇佣他来击杀我们,为他的徒儿出气,我说的没错吧!,玉长老。"

        玉冰心早年与柯老以及天蚕长老是多年的好友,多年前他们发誓要游历欧亚大陆每一个角落,尤其是柯老偏偏对武魂研究颇有想法,致力于对武魂的开发和利用。

        也正是他们这股热诚、善良、忠勇的品质才使他们有了今天的事业,可如今他们的初心渐渐失去了模样!时光过去了,但本心需要坚守,很明显他把胜负欲看的太重,如今计划暴露,他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    事到如今,成王败寇,你们五人能够击杀一个七环强者,纯属在吹牛!"

        在他看来实力差距太大,拥有武魂真身的强者,能够最大限度发挥其自身的战力,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

        "玉冰心,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这里万万不能容你,不杀你,是我为你唯一能做到的事"

        天蚕长老跳出来补刀,虚伪地做着和事佬,全然不顾我们外院弟子的感受,不得不说这件事是否他也有份,我们大家心里犯着嘀咕。

        田老师突然打破这紧张压抑的情绪,安慰我们说道。"事情都过去了,大家切勿议论,现在立刻回去休息,准备两天后的团战!"

        我们当中的直脾气,毛致信还想说点什么,让我怼了回去,现在这个时候不要逼得太过分!

        我扶着妹妹回到了内室,一起修炼,经过这次生死历劫,让我们得感情更近了一步。盘膝做下,审视自身,骨骼、经脉、气血一如平常,魂力也在不断的恢复,但我疑惑的是自己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练与生死挑战,自己的境界居然止步不前,没有在做突破。

        而妹妹自从去了异世界,战胜了那个武魂为应龙的高阶魂师,自身的魂力一直处在波动的状态,极不稳定,奇怪的是这种情况不影响战斗。很快我就发现,一切的不正常是我在击杀那个魂师后,爆出了一个魂骨,收入自己的腹中。这应该是主要原因,魂骨虽好但也要作用在适合的人身上。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突然妹妹的玉神萧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射出的光芒张开了一个结界,竟然连我也被隔绝开外。这让我不知如何是好,精神力也无法探测到,结界的红光在做什么,而我腹中的魂骨飞出我的怀里,径直向结界内飞去。

        面对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师傅,决定立刻去找方世军,可无奈他并不在学院里的住处,应该又是外出游历了。

        正当我失望透顶的时,看到了田老师,就将自己看到的事说了出来。田老师慌张地向我们的住处跑去,可眼前的一幕让我们俩都惊呆了,红色结界消失了,妹妹飞升悬浮在空中,那块魂骨并没有附加在她的身上。

        仿佛那块魂骨有了生命一般,正在玉神萧融合,跟武魂融合,这种事闻所未闻,正当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的赤金色火焰又被玉神萧抽取出来,周身的煞气也消除殆尽。

        仿佛像有了共鸣一样,我的凤凰武魂不自觉爆发出来,因为没有足够的魂力支持,火焰略微黯淡无光。

        紧接着悠扬的旋律荡漾在房间里,细致的我竟发现,在玉神萧的配合下,我的凤凰武魂能够发挥出最大战力,甚至我们极有可能拥有武魂融合技。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凤凰火焰由赤金色变为清蓝色,玉神萧也跳起来欢快的舞蹈,代表应龙属性的魂骨自身与玉箫完美契合,妹妹的精神力层次也意外地飞速提升着,这样的修炼场景可以说是世俗罕见的,堪比古罗马斗角场那私号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和妹妹从长眠中苏醒,这次的我们都觉得身体仿佛脱胎换骨一般,只是魂骨的归属超出了我的预估,看来她的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以后说话得小心点了,一不留神就得罪了大佬,我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退出结界,我们发现田老师在我们身旁护法,要不然如此强大的魂力波动,早已引来众多强者,早已死了数百遍了。

        "你们既然没事了,我就回去了,真是的,你们这两个小鬼,麻烦死了!"

        我们上前躬身弯腰,礼敬田老师。大家彼此心照不宣,刚才的场面如果泄露出去,无疑会成为众多势力争夺的对象,毕竟谁又能拒绝对力量的追逐呢!

        我和妹妹在内室修炼,取得重大进展,魂骨的增幅使妹妹一下突破到了云安境,而我自己本身的风凰火焰也得到了淬炼,如果通过某种媒介释放出来,也是威力惊人。经过三天大家夜已继日地修炼,或多或少的有所斩获。

        自从胜了个人赛,我们外院七班,就成了人人向往的标兵楷模,一时间我们的舆论铺天盖地,不想火都不行,而经过战败的内院,一改往日嚣张跋扈的姿态,也在暗暗努力,争取在团体赛中一举击败我们,一雪前耻!

        在这最后一天,方世军将我们召集在一起,准备去附近的迷幻森林,为慕容莲雪猎杀适合的魂兽,这让我们其余六人羡慕不已,妹妹是我们第一个踏入云安境的魂师,因此她的魂环要慎重,此时的配比甚至会影响到后期实力的稳定发挥。

        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只要配合得当,迷幻森林外围的魂兽已经威胁不到我们了,而且学院早都有明文规定,禁止猎杀低等魂兽,更不许以贩卖魂兽为借口,大肆捕捉魂兽幼崽!

        正当我们觉得团队应该深入森林里侧,只见一个魂师正大包小裹的从外围离开,袋里清晰可见,是几只处在幼年的长青鹿宝宝,这种魂兽对升阶作用不大,但商业价值可观,人性的贪婪被他展现的淋漓尽致!

        可能他也能感觉出来自我们这个团队的威胁,以一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愚蠢姿态蒙混过关。这是交易的潜规则,明面上大家都不会说,我们从长相到穿着,哪里像个商人!

        见到此场景,自然是不能轻易地便宜这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于是我们心领神会地靠近他,无路可逃的他,只能释放武魂全力一击,杀出重围,保全自己的狗命。

        而我们依然不会客气,最先出手的是班长,他从医院待了好久,身体骨骼需要锻炼,为了自己能够持续性战斗,竟故意放水,让那个倒霉鬼以为自己有打败他的机会。这种情况我们都不会出手,因为这魂师的实力水的要命,真是不知道他是如何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活下来的。

        这让不明所以的外人看,两人打的有来有回的,只有我们这些共处的人了解,此时的他并没有认真。

        楚月明和慕容莲雪都看不下去了,一个废柴,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解决!两人分别出手,玉神萧一吹,那音符瞬间限制了他的行动,楚月明一口红色火焰将他烧成焦炭!

        看到此场景一众男人们,不知做何敢想,尤其是毛致信,吓的脸色铁青,正所谓朱雀配玄武,一物降一物!

        作为男人的我,同样知趣,刚才妹妹的那下攻击不仅限制了行动力,更是抽取了他全部的精神力,所以结局只有两个要么变成焦炭要么变成白痴!

        强力的魂力波动也吸引了强大魂兽的关注,尤其迷幻森林的守护神兽"年"

        实力堪比一只十万年魂兽,遇到它,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而眼下,惊讶之余我发现这只年兽体型幼小,还处在成长期。

        我上前轻轻抚慰着它,它仿佛对我并不抗拒,,我们仿佛前世有缘一样,尤其是看到妹妹,更是欣喜地贴着妹妹的脸。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从小年兽身上发出淡淡的黄色光晕,围绕在妹妹身上。

        这场景到像是魂环吸收,我赶紧让妹妹盘膝打坐,集中精神,此刻真的觉得幸运值报表,所能获得小年兽的魂环,也是不枉此行!

        小年兽突然满是泪水的看着我,我知道它有事想要我去办,于是避开了众人,跟随它来到,一头成年年兽的身旁,她是小年兽的母亲!

        那只年兽躺在地面,看来是大限将至。就在此时,那只成年年兽居然开口说话了!

        "人类,你好我是迷幻森林的守护者神兽"年",这是我的幼崽,我要将它托付给你,你一定要善待它。"能看出这只年兽已是强弩之末。

        "你就不怕我伤害它,或者将它贩卖吗?换句话说你又怎么知道我能照顾好它。"我小心翼翼地问着

        "人类,你跟其他人不同,你有着别人所没有的赤子之心,你以为获得年兽认可,是那么容易的事吗?"看到它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看着小年兽可爱的小表情,它现在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要离它而去了,又是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咱们俩同病相怜。

        "孩子的父亲,去哪里了,成年的年兽一般比较强大,为什么不托付给它?"此时的它已经进入回光返照的阶段,话语也支离破碎,完全听不懂它的任何话语。

        "孩子,活下去……,坚强的活……"紧接着便咽了气。我将小年兽抱起,看着冰冷的魂兽尸体,心里五味杂陈,这世界上,我和你都是没有母亲的人,就让我们相依为命!

        我怀着沉重的悲伤,将年兽的尸体找了块地,埋了,如果让那么不怀好意的人看到,又是一场血雨腥风,我阻挡不了已发生的事情,但我会守护好你的孩子,它将是我的伙伴,你以后就叫沐风吧!

        小家伙欢乐地砰砰跳跳着,看着它开心的样子,我才知道守护的意义,谢谢你,沐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