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诡案秘录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诡案秘录 > 第63章 郡王深谋 明月之泉

第63章 郡王深谋 明月之泉

    三年前。

    大昌临天皇宫御花园湖心亭上。

    方弱冠之年的文仁帝看着阶前恭手而立的相里东君,脸露惊讶惊叹之色。

    半响后,他方将视线转向对面的豫郡王,放低声音,“堂兄,朕原以为,这世间有您和璟明这“双宋”之容,便也是世间绝顶。不曾想这位相里推官,竟也是容如清泉,颜如雪玉,其姿其貌,当不在你二人之下。”

    面色雪白的豫郡王随意扫了一眼陛下赞叹之人,“依臣看来,相里推官之风姿气度,当在臣之上。”

    “嘿嘿,堂兄也有甘拜下风之时。”文仁帝开怀一笑,继而眼含怜惜,“只可惜,相里推官这如玉之颜,却要时时直面凶煞罪犯,还得堪查遗尸,与之肌肤触及。况且,他还身怀失忆之症。朕,实不忍目睹矣!”

    “陛下,这有何难?”豫郡王抬头浅笑,亦是提醒,“陛下,臣不是刚进献了两副宝物给陛下吗?”

    文仁帝:“……”

    文仁帝轻拍桌面,喜兴于色:“堂兄好主意,那朕就慨他人之慨,作个随手人情,借花献佛咯。”

    豫郡王起身就跪了下去,“臣和臣的一切,都是陛下赏赐的,又何来借花献佛一说呢。”

    文仁帝起身扶起豫郡王,待他坐稳后,遂站到阶前,在风中肃立。

    下一刻,他方朗声道:“相里推官年少有为,风华正茂,白玉无瑕。就恰如白冰清泉,玉树芝兰,朕心甚悦。但念其时常要奔波于外,直面凶嫌遗尸,朕不忍目睹之。今特赐软银面具和蚕丝手套,命其凡在外勘案追迹,查尸断凶之时,必得要颊带面具,手着蚕丝,以示朕惜臣工之心矣。”

    相里东君跪了下去,“臣深谢陛下隆恩。”

    文仁帝和豫郡王相视而笑,各怀心事。

    ……

    豫郡王讲完后,沾沾自喜的看着东君,似要邀功请赏一般,“相里公子不说点什么吗?”

    “好好!好巧~啊!”东君却脱口而出。

    豫郡王:“……”

    豫郡王:“好好!好巧~啊!是什么个意思?”

    东君眼神清澈,“就是有好多个好巧的意思。”

    豫郡王:“……”

    豫郡王讪讪的笑了,“巧从何来?”

    东君:“那日,陛下第一次接见在下,王爷恰巧也在,此为第一巧。陛下刚说完不忍我要时常直面凶嫌遗尸,王爷前脚进献的宝物,恰巧就派上了用场,此为第二巧。

    而王爷的两件宝物,无论是软银面具还是蚕丝手套,皆像是为在下量身定制一般。

    请看这面具,不仅完美贴合在下的整个面部五官,还细腻光滑,不伤肌肤,久戴亦如无物般自由。

    蚕丝手套亦是如此,高度完美契合我的十个手指,戴上后仿若无物,且灵巧无比,此为第三巧。请问王爷,是不是有好多个好巧呢?”

    东君忽然住了口,好整以暇的看向豫郡王,准备看他如何解释狡辩。

    豫郡王脸上笑意正浓,撅着嘴巴,“哦!真的是有好多个好巧啊!那就只能说明,冥冥之中,小王同公子你真的是好好、好有缘分啊,难道不是吗?”

    东君:“……”

    她原本也没指望豫郡王能如实相告,说出他为何能提前预知一切,在自己走马上任的第一日,便借陛下之手,给自己戴上了仿若量身定造的软银面具。

    虽然,从那以后,这软银面具便成了轻易不能解下之物,可她却是一点都不抗拒厌烦,且还很是喜欢的呢。

    皆因她日常行走在外,最怕最反感的,便是路人对她容貌的评头论足,惊讶惊艳。

    如今有了陛下亲赐的软银面具在脸,真的是免了无数的麻烦事。

    而且,还绝没有人敢对此有置喙之词。

    还有那精致柔韧的蚕丝手套,妙用也是多到无法言语。

    东君想到此,忽然就轻叹了口气,“所以,王爷今夜真正的目的,是要在下对您表示谢意,感恩戴德吗?”

    “非也非也,”豫郡王摆摆手,“小王唯一的目的,便是要推官对小王放下戒心,不要当本王是个大恶人就行。毕竟这路途遥遥,舟车劳顿,多个朋友一路相伴,互为照顾,方不失为幸事一件矣。”

    尽管豫郡王语笑晏晏,神情恳恳,但在东君看来,他说来绕去,嘴里却就是没有一句真话,实话。

    想来,再呆下去,也是无益。

    他遂站起身,“谢王爷一片肺腑之言,在下定会认真思考对待。更深露重,在下告辞,王爷也早些歇息吧。”81ŹŴ.ČŐM

    豫郡王愕然,“这就走啦?还早着呢。”

    “不早了,月亮都到中天了。”

    “是吗?那刚刚好呢!”豫郡王突然就神采奕奕的站了起来,不由分说的拉着东君就走。

    东君吓得猛然用力甩手,想甩掉那只紧紧握住自己的大手,但未果,便身不由己的被他牵引着,向平台的栏杆边走去。

    到了,豫郡王方才放开她的手,凭栏向下一指,柔声细语,“你过来,看看下面。”

    东君靠近栏杆处,刚探出身子,豫郡王便及时伸出右手,由前拦腰挡住了她,“小心,危险。”

    东君红着脸向后缩了缩,方才看向楼下。

    一瞬之间,她定定的看着楼下,如被石化。

    明亮的月光照亮了君兰阁的整个前院,宽敞平坦,无一杂物。

    在东南方向的地面,竟然也有一轮明月,清辉熠熠,月光潋滟。

    而地面之上又怎么可能会有一轮明月呢?

    被定住的东君如梦呓般喃喃细语,“那是明月泉吗?”

    “是的,就是明月泉。”豫郡王温柔的答。

    东君继续昵喃,“这里怎么也有明月泉呢?”

    豫郡王紧紧看着东君的双眼,“因为,小王就是看中这山间有一股地下涌泉,方才将雪月离庄建在了此处。”

    “那这明月泉呢?也是原本就在此处吗?”

    “泉水原本是在后山的山谷里,是小王在此挖了个圆池,再将泉水接引了过来,灌满池子。然后,每到月圆之夜,这月亮就会倒映在平静如镜的水面上,形成了名符其实的明月泉。”

    豫郡王说完,故意反问了一句,“相里公子以前曾经见到过明月泉吧?”

    东君:“……”

    此时的东君,终于慢慢回魂了,也听出了前者的试探之意,快速反击,“王爷也曾经在别处看到过明月泉,所以方才能如法炮制的吧?”

    “嗯。”豫郡王竟然乖巧的承认了。

    “那王爷又是在何处看到的?”

    “在隐月山庄。”豫郡王说话间,右手便轻轻扶上了东君的腰际,神情暧昧,“相里推官可听说过隐月山庄吗?”

    东君快速向外缩,避开了前者的手,眼含警惕之色,斩钉截铁的回,“从未。”

    那边厢,小八见到豫郡王竟然将主子带到了栏杆边,两人又越贴越近,便不管不顾地快速赶到了主子身边。

    随后,他扶住了主子,还匆匆往楼下扫了一眼。

    “小八,我们回去吧?”

    东君抬脚欲走,豫郡王伸手拦住了她,“相里公子明日若是起得早,可往君兰阁后山坡上去瞧上一瞧。”

    东君:“……”

    小八扶着他就走,豫郡王又再次拦住了她,凑近她耳畔,吹气如兰,“你若到后山一看,便知小王是友非敌。”

    是友非敌!好深奥的四个字啊。

    东君微微一怔,便被小八拉着,快速向前走去。

    守在楼梯口的望二跟在她二人身后,直将他们送到寝房门外,这才返回君兰阁。

    屋内,东君一脸的凝重之色,小八见她一直不说话,便问:“公子,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小八,你刚也看到了那池明月泉了,对吗?”东君不答反问。

    “嗯,看到了,它有什么问题呢?”

    东君突然就拽住了小八的手,“小八,你知道吗?东方哥哥家的隐月山庄内,也有一池明月泉呢。”

    小八摇头:“公子,我被侯爷选中去您身边之时,您刚刚才从隐月山庄回府。”

    东君放开小八,有些怅然:“是的,你来时我已经离开隐月山庄了。很可惜,你没有亲眼目睹那池明月泉,它就在东方哥哥所住的屋子前院里。而且,那池泉水天然就是在那里的。东方哥哥的祖父,也是因为那池泉水之故,才将山庄建在了那处。

    于是,每当月圆之夜,山庄里便有了两轮明月,天上水中各一轮,遥遥相望,清辉熠熠,照得庄子里明如白昼,清如清晨。于是,东方哥哥的祖父便故意反其道而行,为山庄取名为隐月山庄。”

    小八终于听明白了,“所以,豫郡王这是在明示暗示,他不仅认识东方公子,还对他的一切了如指掌。同时也是在暗示,他已经知道了您的真实身份吗?”

    东君沉默不语。

    小八忧虑中,“豫郡王最后还说,他是友非敌,那他此前对公子还说了些什么呢?”

    东君便将方才豫郡王的所言所行,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小八。

    “公子,那他对您知之甚多,太可怕了,他到底想干嘛?”小八惊声。

    东君沉默中。

    小八同主子一样也陷入了不解困惑当中。

    “公子,夜深了,要不您先歇息,咱明日再想。”

    “对了,他还叫我明日一早去后山瞧瞧呢,是得要早些睡才行。”东君乍然又想起豫郡王的临别之言。

    小八则继续忧心忡忡:“公子,您真的要去吗?就不怕他又打什么坏主意吗?”

    “他若要对我们不利,早就出手了,又何必煞费苦心,硬塞软磨,暗戳戳的要让我了解他的一切呢?”

    小八叹了口气,更加忧怀了,“公子说得对,可他这样做,究竟目的何在呢?”

    东君往榻上一躺:“静水流深,以静制动。”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诡案秘录更新,第63章 郡王深谋 明月之泉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