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农家有女代清允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农家有女代清允 > 第115章掐伤

第115章掐伤

    到了代家,大房众人见他们回来,脸上都带着忐忑。

    赵氏感觉自己双腿有些发软,声音都有些发颤,“娘,判决,判决如何……”

    林氏今年身体不太好,外头风雪又大,这会儿烤了火,喝了热茶才觉得舒适。

    她叹了口气,才缓缓说了县衙的判决结果。

    赵氏听罢,有些崩溃,“爹娘,他们,他们年纪那样大了,二十年,这不是等死吗!!”

    代清玉和高芝芝连忙搀扶着她,生怕她激动过头晕了。

    林氏皱眉,“纵火会判多重,想必他们也明白,既然他们拿了人家的银子,合该他们承担这后果。”

    “娘……她这会儿都这样了,您……”代之礼到底还是心疼赵氏,虽然赵家做事太过分,但谁让赵氏是自己媳妇呢。

    林氏眼皮子一敛,不再说话。

    “婆婆,您别伤心,不是还有赵林么。”高芝芝蹙眉看着赵氏。

    代清玉也安慰了几句,想带她回房去。

    但是赵氏这会儿听不见任何人的安慰,她失神片刻,猛地看向代清允。

    “你,都是你!”

    赵氏挣开扶着自己的两人,冲到代清允跟前,双手狠狠的拉着她的领口。

    发生的突然,大家都没反应过来。

    代清允刚才又一心想着布坊的事情,这才被赵氏拉住。

    “咳咳,你放开我!”代清允脖子被衣领束缚,有些喘不上气,她双手想挣开赵氏,却用不上力。

    “赵珊放开我女儿!”李氏大惊,她死命的拍打着赵氏。

    “你这是做什么!”

    “赵珊!你住手!”

    “娘!”“娘快放手!”

    代家人惊恐不已,慌忙上前想要拉开赵氏。

    没想到赵氏虽瘦,这会儿力气突然爆发,双眼充血,好似手里的人和她有血海深仇。

    李氏见这么多人都拉不开她,允儿脸色涨红,再这样下去允儿会没命了!

    她操起手边桌上的花瓶,砰的一声,砸在赵氏头上。

    赵氏吃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允儿,你没事吧,允儿。”李氏和代之孝接住瘫软的代清允,身子止不住的发抖。

    “湘云,快让他们找大夫来!我带允儿回房间。”代之孝抱起代清允,忙不迭的跑出大厅。

    宏婶在外边看见赵氏发疯,就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

    “请了请了,已经让代昌代盛去了。”宏婶瞧见允儿差点没命,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赵珊!允儿要是有什么事情,我要你偿命!”李氏见女儿被丈夫抱走,她又看着被代之礼抱着已经晕过去的赵氏,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

    “我告诉你们!赵家这是咎由自取!和我允儿没有半点关系!要是再敢对她做什么,我李湘云可谁也不认!”

    李氏情绪激动,钱氏在一旁抱着她的肩膀,废了好大劲才把她带出大厅。

    “我看你是真疯了!说的什么话!”代之礼从没见过李氏这样,又惊又怕。

    “别说了,先带娘回房去。”

    “去打水来。”

    ……

    一片混乱之后,代昌请来回春堂的许岸大夫。

    他先后看过两人,又去了大厅写药方。

    “许大夫,如何了?。”代老爷子因为腿伤原本一直在房里,听见声响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

    他此刻看起来很是担忧。

    “代老爷子,放心,代姑娘无碍,脖颈擦一些药膏就好,至于赵夫人,受了刺激,思绪混乱,头部又被伤,要静养些时日了。”

    许岸示意他宽心,又道,“不过代姑娘毕竟年纪尚小,还需时刻注意她的情绪才行。”

    代老爷子点点头,又叹了口气,代家这是流年不利啊。

    今天的事情,是谁都没想到的。

    代清允当然不会被吓到,只是嗓子有些发疼。

    “娘,您别担心,我没事。”

    李氏坐在床边流泪,“你没事,怎么会没事,赵珊那天杀的,刚才分明就是想杀了你!”

    “她赵家作孽,活该这样的下场!对你下狠手算什么?!”

    “湘云,你冷静些。”代之孝在一旁说道,“这话别再说了。”

    李氏咻的站起来,骂道,“我怎么不能说了!这些年,赵家拿了多少银钱,欺压我们多少年!我为何不能说!”

    “代之孝,你刚才亲眼看到了,赵珊是想杀了你女儿!”

    “你想看着允儿死第二次吗!”

    最后这句话,李氏喊的歇斯底里,她是真的怕了,允儿上一次掉池塘里那一幕,她怎么也忘不掉。

    这句话在外头忙碌的代家下人,还有各自在房里的其他人,也都听见了。

    钱氏在房里抱着小五郎哄他入睡,对一旁坐着的代清蓉说道,“蓉儿,去让你大哥回房间看书。”

    “是,娘。”代之蓉连忙开门出去了。

    “湘云,允儿是我女儿,我怎么会不心疼,只是现在,我们应该冷静些。”代之孝擒住她的胳膊。

    “允儿刚受到了惊吓,让她好好休息好吗。”

    李氏流着泪,看向床榻上的代清允。

    “娘,您别哭。”代清允下床,上前给她擦掉眼泪,“我真的没事。”

    “快躺着,这样冷,你下来做什么。”李氏心疼女儿,推着她重新躺下,又盖好被子。

    代清允对她笑了笑,“这下好了,我们同大伯娘形同水火了。”

    李氏看着她脖子上的红色痕迹,来不及心疼,又听见她这么一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孩子。”

    没一会儿,林氏带着宏婶亲自端来给代清允熬好的安神药。

    “娘,您怎么来了,您身体不好,该回房歇着。”李氏见婆婆来了,连忙上前扶着。

    林氏道,“没事,我就是放心不下允儿,来看看。”

    林氏脸色不太好,看见允儿脖子上的痕迹,又叹了口气,“药膏可擦了?可别留下印子。”

    “擦了的擦了的。”

    “赵氏那边我去看了。”林氏坐在床边,让代清允坐起来喝药,“她脑袋没事。”

    李氏站在一旁,抿抿嘴唇,婆婆这是敲打她。

    “我看呐,你们都出息了,当着这么多人,一个想杀人,一个敢敲脑袋。”

    李氏看着代清允喝完药,又递给她一包蜜饯。

    “允儿喝了药,就好好歇着。”

    代清允乖巧的点点头,这个时候,她还是不出声的好。

    林氏给她掖了掖被子,这才转头看向李氏夫妇二人。

    李氏和代之孝被她看的一抖,慌忙跪下。

    “娘,湘云刚才只是着急,没想……”代之孝跪着向前两步,挡住李氏。

    “娘,您要罚就罚我吧。”

    林氏轻哼一声,“你们倒是感情好。”

    李氏这会儿看见婆婆,彻底冷静下来,但还是觉得自己没做错,只跪着不出声。

    没想到林氏就这样走了,宏婶扶着老太太,一边轻声对他们说道,“四爷,夫人,快些起来。”

    等林氏走远了,代之孝这才扶着李氏起来。

    见她没动,代清允也下床来帮着拉她。

    “我,”李氏有些尴尬,看着他们父女,“我腿软了。”

    父女俩没忍住笑起来。

    ……

    晚饭是在各自的房里吃的。

    一晚上大雪下个不停,代家很快各自歇下。

    一早,赵氏房里就传来动静,房里的东西都被她砸了个遍,嘴里不停的咒骂着。

    李氏充耳不闻,去厨房亲自做了早饭端去房里。

    “她骂什么呢,真难听。”香秀和香丽两人在后院扫雪,轻声八卦着。

    “这大夫人真不讨喜,昨日差点掐死小姐。”香丽愤愤不平的说道。

    她们姐妹是被代清允买来,当然也是向着代清允,更何况赵氏为人太差,她们自然不喜欢她。

    “说什么呢。”秋月端着一盆热水路过,她听见两人说话,皱眉说道,“主子的事情是能胡说的吗。”

    香秀香丽两人连忙低头扫雪。

    “怎么,婆婆还没消停?”高芝芝看着大郎进屋来,给他倒了杯热茶。

    大郎摇摇头,“外祖家的事情我娘一时半会想不通,有的闹了。”

    “这事到底也是赵家,哎。”高芝芝想了想,又道,“我们等会去看看允儿。”

    “嗯。”大郎只觉得头晕脑胀,应该有些着凉了,“昨日的事情,我娘太冲动了。”

    高芝芝点点头,“好在允儿没事。”

    吃过早饭,夫妻俩去了代清允房间。

    这会儿代清允正看着布坊的账册。

    “大哥嫂嫂,你们怎么来了。”代清允看见他俩来有些意外,还以为赵氏会发疯不让他们来找自己呢。

    “允儿,你嗓子还疼吗。”高芝芝摸了摸她的脖子,又对大郎皱眉说道,“你瞧允儿这伤,没十天半个月怕是消不了。”

    大郎坐在房里的凳子上,一脸沉闷,“允儿,这事,”

    “这又不关你们的事儿,别担心,过阵子就好了。”代清允其实有些心虚,不论对错,这会儿赵氏怎么看都比自己要严重一些。

    他们俩来之前,钱氏孙氏都来看过了。

    热闹的很。

    “大哥,你不怪我告了赵家?”代清允看向大郎,这个问题,是她最想问的。

    她和家里小辈关系都不错,尤其是和二郎,只是他还没来看自己呢。

    代清玉也没来。

    说白了,赵氏怨恨自己,她无话可说,的的确确是她派人绑了赵家上衙门。

    如果赵氏因为这件事威胁他们不让和自己来往,她也认了。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这事怨不得别人。”大郎眼神飘向窗外,“纵火不是小事,外祖家的确是咎由自取。”

    他自小跟着代老爷子,心性自然是赵氏两人不一样。

    7017k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la。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mk.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