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暗夜狂歌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暗夜狂歌 > 第四十二章 铁血丹心

第四十二章 铁血丹心

        “站住!口令!”

        “口…口令?什么口令?”

        “有奸细!杀!”

        刚翻上墙,杀了几个守卫,乔装成东圣国士兵的梦塔斯国士兵遇见迎面走来的守卫,一搭上话就一脸懞逼地被杀了。

        “小心有敌军翻越城墙,加强戒备!”杀了几个梦塔斯国的士兵后,守卫领队传令下去。

        躲在城墙下还来不及爬上去的梦塔斯士兵见不对头,只好又悄悄回撤。

        “父帅!近来敌军不断翻越城墙,弟兄们加大了巡逻守卫的频次密度,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人总有疏忽大意的,得想个招呀!”卫圣秉告道。

        “你们可有良策?”卫忠问道。

        “可沿城墙加上竹枪木尖。”

        “工程量太大,不过也不失为一?。尽力而为吧!”

        “是,孩儿这就去办。”

        又一日,卫东来报,“父帅,敌军到处挖土装袋,不知是何用意。”

        “难道是挖地道?”卫忠问道。

        “那便如何是好?”卫东一愁莫展,“他在地下挖,我们怎么知道?”。

        “叫你平时多看兵书,现在知道书到用时方恨少了吧!兵书中早有策略。可置大缸数十,半截埋于地下,日夜监听。一旦挖来,便能知晓方向,洞口多半不大,到时来多少杀多少。〞卫圣道。

        “好!速去办吧!”卫忠大喜。

        卫东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嘿嘿笑道,“我不是看不进去嘛,不如舞刀弄枪来得痛快!排兵布阵太麻烦!”

        “你呀!除了英勇,一无是处。〞卫忠苦笑着洗涮他。

        梦塔斯大军营内,尼尔面目愁苦,几番偷袭都无进展,城头装上了竹枪木尖,更难翻越。守卫增加,还有口令,不时变换,就算翻上去了也难以蒙混过关。

        “尼尔大帅!将士们已准备好了,土都装好了。下令攻城吧!”

        “好!等天黑了让大家去办吧!组织好,别乱了套!”

        到了晚上,几千人扛着沙袋摸到近城两百米处,城上守卫已经可以看见,便开始冲锋,他们扛着沙袋咬呀狂奔,城上守将看到,大喊:“敌袭!战斗!弓箭手放箭!”

        众守卫见下面黑压压一片,也不知多少,一阵乱射。啪啪啪啪啪,箭如雨下,有的射在沙袋上,有的射在地上,也有的射在人身上。

        “哎哟!”中箭的人倒地,沙袋掉落,黑灯瞎火的,就成了障碍。

        跟在后面的接二连三摔倒,有些人爬起来打算杠沙袋继续冲,还没扛起来,背上就中了箭,吐血倒地。

        有的冲到城下扔了沙袋,往回跑,被射成刺猬。

        第一拔以失败告终。

        “再上!多上去点人,令弓箭手在后面还击掩护!”托尔斯泰不服气。

        这次双方互有死伤,更多的沙袋扔到了城下,但乱七八糟的,完全垒不起来。

        “哥,他们在干嘛?”卫东问道。

        “看样子,是想堆士堆,堆成攻城步道。”卫圣道。

        “这也行?傻的吧!当我们看不见?”卫东大笑。

        “要以防万一,不放过任何可能!”卫圣严肃的道。

        “放心吧!保准让他们有来无回!”卫东拍拍胸膊说道。

        卫圣笑着拍拍卫东的肩,让大家继续严加戒备。

        托尔斯泰暴跳如雷地道,“不能乱扔了!要堆好!”

        “艹!你当我们铁打的呀!没看见上面在射箭,还堆好,冲到那都是拼了老命了!”一个士兵跳起来骂道。

        “把这个家伙拉下去砍了!”托尔斯泰大怒,“谁敢违抗命令,他就是榜样!”

        “托尔斯泰你不得好死!哎哟!〞那士兵仍破口大骂。

        “卡嚓!”刀斧手手起刀落。

        人头滚落在地。

        “再给我上!堆好!弓箭手掩护!”托尔斯泰再次组织数千人扛着沙袋往前冲,还有的空着手,好去搬前队扔掉的沙袋。

        “敌人又上来了!给我射!”守将们早已看在眼里。这一次梦塔斯国士兵死伤更惨。也没把沙袋堆成一堆。整个城下倒堆满了尸体。

        尼尔听到战报,命令停止攻击。托尔斯泰像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喝起了闷酒。

        ”给我将外面的沙袋搬进来。”卫东大笑道。

        那些尸体,则成野狼野狗和食尸鹰的口粮。

        次日天明,门罗奏报攻城器械已经造好,尼尔大喜,令抓紧操练。

        几日后,万事俱备,只欠一声令下。尼尔亲自指挥,令全军攻城。

        卫忠领着众将士早已严阵以待。一时间箭雨带着仇恨,呼啸着洒向敌军。

        那些梦塔斯国士兵悍不畏死,踩着尸体,喊杀声震天地往前冲,冲到城下的,搭起云梯往上爬,推着攻城车攻击城门。

        “扔礌石滾木!推翻云梯!”卫圣指挥道。

        守卫们狠狠地扔下搬进城的沙袋,以及礌石、滚木,用长杆掀翻云梯,杀得风云变色,日月黯淡。

        攻了半晌,没有什么进展。尼尔只得鸣金收兵,梦塔斯国军扔下无数尸体,狼狈撤退。见敌军撤退,卫圣、卫东令打开城门,带着几万军马杀出城外。

        卫圣手持钢枪,一扫一大片,一挑一两个,有如大象踩蚂蚁,卫东挥舞大刀,如砍菜切瓜,势不可挡,梦塔斯国士兵惊恐逃窜,毫无战意,溃不成军,直杀到梦塔斯国军营内。

        卫圣追上门罗,一枪将他挑落马下,复一枪捅穿咽喉。

        尼尔指挥各部围堵反击,提着狼牙棒带头冲向卫圣。两人战在一处,不分胜负。

        卫东领着士兵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杀得热血沸腾,心花怒放,“痛快!痛快!”

        那些士兵们也是以一当十,杀人放火,如狼入羊群。

        “给我挡住!谁再敢跑,立即格杀!”门萨大叫着领着执法队杀死几十个溃退的士兵。

        梦塔斯国士兵只得硬着头皮杀向东圣军。

        卫圣见敌军渐已稳住阵脚,有合围之势,虚晃一枪,拍马往回走,尼尔紧追不舍,“哪里走,留下命来!”

        卫圣听声辩位,回手一枪,只听“哎呀”一声,尼尔掉落马下。

        卫圣正待回马补上一枪,托尔斯泰拼死冲来。

        “撤!”卫圣大喝一声,带头冲向营门。

        “别让他们跑了!给我追!”门萨大喊道。

        那卫圣和卫东领着数百骑兵又杀将回来,冲散梦塔斯追击的士兵,掩护步兵回撤。

        卫圣、卫东且战且退,渐到城下,城头弓箭手们射出箭雨,掩护卫圣、卫东撤入城内。

        梦塔斯军只得撤退,这次吸取了教训,撤得比较有序了。

        那些攻城器械,散落一地。

        东圣国军在城头摇旗呐喊,得意非凡。

        “看来这梦塔斯国军队是徒有其表呀!〞

        “不堪一击!”

        “那是大帅指挥有方!”

        “那是!大帅是先主的弟弟,当今圣主的亲叔叔,精忠报国、文韬武略、战无不胜。那梦塔斯国一直都是大帅的手下败将,人再多又有什么用?不过多些送人头的罢了。”

        “哈哈哈哈!痛快!我这次冲进敌营,连砍十个敌人。太过瘾了!”

        “你就吹吧!前天还在说是来送死的呢!”

        “哪有?牛皮不是吹的,老子是绝世杀神!只有我收割人头的份!”

        “切!你就吹吧!”

        “大帅要牿劳全军,走!喝酒吃肉去!”

        士兵们一个个亢奋不已。

        打了胜仗,城中的百姓也终于可以随意出城。

        梦塔斯营内,门萨指挥灭火,清理损失,掩埋尸首。

        尼尔的左肩膀绑着绷带,躺在床上。他召集众将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我料他以为我军大败,我又生死不知。必定疏于防范。我们且以退军示之。并令全军服缟素,迷惑他们,夜里再去偷袭。”

        “大帅妙计!”托尔赞道。

        “大帅,喜报!大喜报!敌军拔营撤了!且全军缟素。”斥候来报。

        “哦?出去看看。”

        卫忠领着卫圣、卫东走到城头。

        只见梦塔斯全军果然拔营撤退了。

        “你们怎么看?”

        “主帅被大哥杀死了,群龙无首,吃了大败仗,不撤还能如何?”卫东抢先说道。

        “我看末必!”卫圣道,“此番大战,虽获全胜,但并未伤其根本,敌势仍大。大白天的如此仓促退却,其中恐有诈。”

        “难道想引我们追击?来个伏击?我们不出去就行了!”卫东自以为猜中。

        “也有可能!无论如何,切不可掉以轻心!”卫圣道。

        “嗯!”卫东见卫圣肯定,得意洋洋地看向卫忠。

        “看来我东儿也不是一个莽夫嘛!”卫忠笑道。

        “那是!近猪者吃,近磨者喝嘛!”卫东得意地说道。

        “哈哈哈!你呀!那是近朱者赤,近墨着黑。”卫忠被逗得捧腹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