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

首页 四合院之刘光齐
字:
关灯 护眼
5200小说 > 四合院之刘光齐 > 第二十章刘家不欢宴

第二十章刘家不欢宴

        看着王主任带人把贾张氏带走的远去的背影,贾张氏快走到门前的时候可怜兮兮的转过头,“淮茹啊,记得来看看妈。”

        秦淮茹看着贾张氏,有些欲言又止,脸色也是青了又白,白了又青的。

        傻柱贱兮兮的凑到秦淮茹的身边说道:“没事秦姐,等着我有时间陪着你一起去。”说完话,傻柱内心里还挺美,觉得自己挺善解人意的,秦姐肯定高兴的不得了,自我陶醉的时候,没看到秦淮茹面色的转变。

        秦淮茹内心里波涛汹涌,心想那个苛刻的老虔婆怎么都无所谓,关键是别牵连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棒梗。

        本身贾家在四合院里名声就不太好,这回被贾张氏这么一闹,院里人对贾家的意见就更大了,更何况王主任都说了,贾张氏给95号院的集体荣誉抹黑了,那下次评选文明大院的流动红旗就没他们的份了,这荣誉没了不说,街道给文明大院的东西也没了,又出了个宣扬封建迷信的贾张氏,以后95号院能被其他院子给笑话死。

        “这贾张氏真是……”

        “她那是自作自受,让她一天天的动不动就召唤老贾,真是活该!!”

        “得了,明年文明大院的荣誉没了。”

        “这好好的一次请客吃席,就这么让贾张氏给搅合了,真是气死我了,老易,老闫,等一个月后贾张氏回来,咱们院里还得开会批评她,院里的处罚也得跟上。”刘海忠气的脸色发青。

        “是得好好的处罚她,让她涨涨记性。”三大爷闫埠贵也是有些恼火,本来这席面好好的,自己家一家七口能好好的吃上一顿油水足的,还能带些剩菜回去吃上半拉月,得,这回没戏了,估计得跟来吃席面的邻居们平分了,真是血亏啊。

        一大爷易忠海想了一下也是同意了刘海忠的意见,毕竟他不能逆了大院里所有人的意见,而且他现在也对贾张氏非常的不满,因为贾张氏的原因,明年的荣誉肯定没了,他作为院里的管事大爷丢脸啊。

        刘光齐在刘海忠的身边给他拍着背,劝慰道:“行了,爸,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别生气了,生气就是在惩罚自己,咱们先让这席面散了,都分下去吧。”

        “这样,三大爷,我先把我们家五口吃的给留下来,剩下的您和一大爷商量着给各家各户都分了吧,您可别自己个一个人占了一大份啊。”刘光齐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

        三大爷一听刘光齐是让他和易忠海来分配,顿时眼镜后面的小眼睛就眯了起来,脸上带着精明的笑容,这老易家一共就两口人,才能分多少啊,自己家七口人,在院里是人口最多的,那分得的菜肯定也是最多的,自己在多留点肉汤什么的,那不就能多吃几顿了么。

        三大爷赶紧招呼三大妈,闫解成于莉夫妻俩过来开始让每家每户按人数的多少来分,给他们分菜的时候,碗盘都没分干净,多多少少都带着点汤汤水水的,三大爷一家笑得那是见牙不见眼,一大爷工资高也不在乎这点吃喝的,索性也就没管。

        反倒是傻柱颇有些不屑的看了看,撇撇嘴道:“嘿,真是个老算盘,每盘菜都留点汤水,光这些汤水都能让这闫老扣家吃上半拉月。”

        说完拿着刘光齐给的一小盒茶叶,拎着分好的肉菜就回了自己家,然后关上门就出了四合院向着轧钢厂走去。

        三大爷一家占到便宜了,心情好也就没理会傻柱的话。

        当傻柱哼着乱七八糟的歌,再回到后厨的时候,马华和刘岚还在唠嗑,马华看到师父傻柱回来了,赶紧上前说道:“师父,小包间就快要吃完了。许大茂现在正醉的迷迷糊糊的。”

        过了一会儿,食堂主任溜达的来到了后厨,“呦,傻柱又回来了。马华、刘岚赶紧去收拾小包间,领导们都吃完饭了,记得打扫的干净点,别像上回似的桌子上竟然还残留着油点子。”

        “怎么着?合着我还不能回来为厂里做贡献了?”傻柱一听食堂主任的话,直接没好气的一句话呛的食堂主任没话说了。

        “知道了,主任,我们这回擦三遍,保证给您收拾的干干净净的。”马华赶紧带着笑脸说道。

        “那行,我先下班了,你们拾掇着吧。”说完就背着手气哼哼的离开了后厨。

        傻柱斜睨了马华一眼,“我说马华,你是我徒弟,不用给那个食堂主任好脸,美得他。”

        “师父,我要是有着您这手艺,我也不搭理他,可我手艺没学到家不是么?”马华苦着一张脸。

        “行了行了,你们俩去收拾小包厢去吧,那些剩你们俩分了吧,不用给我留,我去找许大茂去。”说完傻柱就出了后厨去找许大茂去了。

        傻柱走出后厨路过小包厢,顺着路向着外面走去,走了不到五十米就看到许大茂踉踉跄跄的走到围墙的墙根底下,行为不雅的晃悠着脱了裤子,掏出跟农村小寡妇游山玩水的两厘米又短又细的水果刀,搁那里向着墙角放水呢。

        放完水双手把裤子这么一提,就又向前跌跌撞撞的走着,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傻柱那个臭厨子,有哥们这么风光么?哥们能陪着领导喝酒,你个臭厨子行么?只能是给哥们做菜,哥们坐着,你只能站着,哥们吃着,你就只能看着,嗝~!”一个酒嗝忍不住打了起来。

        随着酒嗝的打起,一股呕吐的感觉不断的从嗓子眼里上涌,实在是忍不住的许大茂睁着迷蒙的双眼,左摇右晃的走到一棵树下,伸手撑住树干,“呕~~~稀里哗啦”,吐了一地没消化完全的呕吐物。

        傻柱听到许大茂连喝醉了都不忘记骂自己,脸色瞬间就绿了,心想好你个许大茂,还敢骂你柱爷爷,今天爷爷我就教你个乖~!

        傻柱四下踅摸着,拎起一根手腕粗细的木棍,轻手轻脚的走到许大茂背后,许大茂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傻柱一棍子打昏了过去,傻柱丢下木棍扛着许大茂就向着后厨跑了过去。

        到了后厨,马华和刘岚早就带着装满丰盛小灶菜肴的饭盒回家了,于是傻柱将许大茂放到椅子上,将许大茂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看着许大茂白皙的皮肤还有身下水果刀的短小纤细,跟自己的比较了两下,傻柱用手一捂脸,有些不忍直视啊,脸上带着嫌弃的表情,将许大茂光不出溜的绑在了椅子上。

        顺手用一根烧火棍挑起了许大茂非常荡漾的红裤衩,嘴里啧了一声,:“许大茂这货玩的挺骚气啊,还穿着大红色的裤衩子,真是骚的慌!”

        直接把许大茂的裤衩子扔进了锅灶里烧了个一干二净,“嚯啊,这味道,太上头了~!不行,我得出去溜达一圈,散散味~!”

        “你柱爷我烧了你的裤衩,看你回去怎么和娄晓娥交代,让你讹我五块钱,还有一锅砂锅炖鸡,我让你这个兔崽子明天光着屁股回去。”